曹培升易学网-八字算命_宝宝起名_成都风水大师_看风水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奇门法窍》上

/
 
《奇门法窍》上
| [<<] [>>]

卷一

自序 13

例言 21

奇门为天时节气之正宗,非他数可比,故辨方书採用之。若果明于超接置闰之法,推验吉凶,自有準的。每见坊本烟波钓叟歌诀,其间如寄四维拆补置闰各法均略而不详。今按奇门真授一书,逐条更正,似得节气时令之正,以备参考。

奇门为选择之津梁,趋避吉凶,攸关祸福,故演定阴阳九遁之格局以明其吉凶之测验。

奇门剋应为吉凶之準的,今按诸家奇书备录以凭考验。

奇门占验类神皆本生剋而定之故,不可执一而论而取用之,吉凶全在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奇门十八局为子房所定,其间飞佈之法,未能详述,故坊本将飞宫之图误作活盘推用,以致星门紊乱。今按阴阳顺逆之法,演定飞宫排宫九局图式,以明其轮转推佈之诀,并吉凶格局之验,惟仅刻冬夏两遁二至中五寄坤寄艮图格,而四维之立秋寄坤、立夏寄巽、立冬寄乾、立春寄艮之吉凶格局,立有两至图、寄宫图法,足可类推,故不繁刊。

奇门八神耑行卦序于排宫之法不甚符合,故立阴阳八神卦位顺逆宫次图说以备取用,庶不失阴阳两遁经所云︰「直符前三六合位,后一九天二九地」之法也,其餘各宫均挨卦次推定列后。

奇门直使飞排两宫用法不同,今于排宫图内立有间宫之法,上下两盘剪活辅补用之,庶六十时八门皆可值其使矣,格局吉凶毕现,诚为直使行宫之秘。

奇门作用贵乎时方,必须较準真正方位方为合局,如吉格在正东震方,则应直向正东,若稍偏则非真正方位,毫釐之差,攸关祸福,不可不慎。

三诈为之隐宫,兵家用之,埋伏此方,无人知者,必须得奇门乃验。

九遁凡用事谋为,惟最忌奇墓刑迫。

五假,假其气以用事,若悖其气而用之则凶,尤忌迫墓。

龙鸟为上吉之格,凡百谋为无不吉利,其餘格局,有耑宜之格,有宜此而不宜彼之格,宜详慎用之,不可牵强。

五不遇选择日时以此煞为最凶,纵有奇门,不能解救。

龙鸟格逢庚直符则应以凶论,然遇凶门则然,若遇休生开三吉门又逢旺相,仍以吉论,不必尽拘升殿游禄奇合论格,惟奇家最宜之格,须遇吉门用之尤验。

奇墓最宜详慎,如得使吉格,奇既入墓,即不得力,须察三奇旺相之宫,酌而用之。

丙加年月日时、庚加年月日并庚为直符之时,均为格,然不可盖以凶论,如遇休开生三吉门仍可酌用。

迫制、义和、门生宫、宫生门遇吉门则吉﹔宫剋门、门剋宫虽遇吉门则吉事不吉,遇凶门则灾殃尤甚。

天三门、地四户、地私门、天罡方、天马方各法皆以月将起用,利为百事,更合吉门吉星尤为响应,今立图法于后。

烟波钓叟赋註释(长白棠荫山房孟樨氏增註) 27

轩辕黄帝战蚩尤,涿鹿经年苦未休,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虔精修,龙龟出自河洛水。彩凤啣书碧云裡。

昔轩辕战蚩尤於涿鹿,不胜,遂祷於神,梦九天玄女授以符诀,即河图洛书之诀。彩凤啣书即太乙、六壬、遁甲之书也。

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帝命风后演成三式之文,而行兵有阵,出入有门,进退有法,以擒蚩尤。遁者,隐也,甲者,仪也,谓六甲六仪为直符贵神也。六甲隐於六戊,以六戊有神明之德,隐显之机,故以遁甲为名,其甲戌隐於六己、甲申隐於六庚、甲午隐於六辛、甲辰隐於六壬、甲寅隐於六癸,此所谓遁甲也。奇者,乙、丙、丁三奇也。门者,休、死、伤、杜、开、惊、生、景也。遁甲奇门之名由此而起。

一千八十当时製,太公删定七十二,逮及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艺。

法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配作廿四节,一节分三元,一元有五日,一节分为十五日,共得一百八十时。二十四节计四千三百二十时,即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风后约製阳遁五百四十局,阴遁五百四十局,合一千八十局。至太公以七十二候,一候製一局,五日一易,则删定七十二局。汉张子房则又分阳遁九局,阴遁九局,共成十八局,以为万古不易之定式。

先从掌上排九宫,纵横十五在其中。

九宫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兑、八艮、九离。排於掌上,任其纵横飞佈也。十五者,纵横配合图书,无不成十五之数,如太阳之一九十也,少阳之三七十也,太阴之六四十也,少阴之二八十也,以中五乘之,皆成十五,此图之纵横也﹔北一南九十也,东三西七十也,西北之六东南之四十也,西南之二东北之八十也,以中五乘之,亦皆十五,此书之纵横也,故曰纵横十五在其中,此天地之数目,有配合之妙用,所以行兵佈阵岂能外此纵横之法哉。

次将八卦轮八节,一气统三为正宗。

乾坤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此八卦循序之理。是以八节辅配八卦—冬至主坎,立春主艮,春分主震,立夏主巽,夏至主离,立秋主坤,秋分主兑,立冬主乾。所以八方风动,纳天地之气,化为出入抵向之门户也。一气者,卦气也。统三者,一气领三候也,如冬至、小寒、大寒统坎,立春、雨水、惊蛰统艮,春分、清明、谷雨统震,立夏、小满、芒种统巽,夏至、小暑、大暑统离,立秋、处暑、白露统坤,秋分、寒露、霜降统兑,立冬、小雪、大雪统乾。以八宫分佈二十四气,此为遁甲奇门之正宗,每卦统三节,每节统三候也。三候者,上、中、下三元为三候也。如冬至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大寒三九六、立春八五二、雨水九六三、惊蛰一七四、春分三九六、清明四一七、谷雨五二八、立夏四一七、小满五二八、芒种六三九,此为阳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如夏至九三六、小暑八二五、大暑七一四、立秋二五八、处暑一四七、白露九三六、秋分七一四、寒露六九三、霜降五八二、立冬六九三、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此阴遁上中下三元三候起局之法也。

阴阳二遁分顺逆,一气三元人莫测。

冬至为一阳之始生,阳气上升,故阳遁顺行,迎生气也,六甲从坎至离止,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顺而进之。夏至为一阴之始生,阴气下降,故阴遁逆行,迎杀气也,六甲从离至坎止,以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逆而退之。以岁气计之,四时代谢,寒暑迭更,三百六十日而一周天,以二至分二遁,体天地阴阳之气,而为人事之用。若以一卦气论之,一气十五日,五日为一元,十五日为三元,一元十六时,三元共一百八十时,然一气之内,按三元之妙用,节气轮转,浑然无跡,而其间盈缩刻数分秒之不齐,全在神气超接之法以补之。

五日都来换一元,接气超神为準的。

五日为一元,以甲己为符头,四仲—子、午、卯、酉为上元,四孟—寅、申、巳、亥为中元,四季—辰、戌、丑、未为下元。都来两字必须周六十时耳,其三元之中有节气之迟速,未可据以五日而换一元,故有超接之法为準的。今时符先节到,则用超,节后符到则用接。视超接之法,节令尚可得其真,气一经置闰,重用元局法可闰,而节令断难準矣,故以二至超接为阴阳生育之根蒂,恰要在此处体会分析明白,以超接二字为主宰故曰︰「準的」,犹大匠之準绳,射者之中的也。

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宫行。

认取者,详审之谓也。九宫者,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兑、八艮、九离也。分者,佈列也。九星者,蓬、芮、冲、辅、禽、心、柱、任、英也,以蓬分位於坎,芮分於坤,冲分於震,辅分於巽,禽分於中,心分於乾,柱分於兑,任分於艮,英分於离也。八门者,休、死、伤、杜、开、惊、生、景也。逐者,相随而行也,谓休蓬同行,死芮同行,伤冲同行,杜辅同行,开心同行,惊柱同行,生任同行,景英同行。可见自有次第之用法,而吉凶大局定矣。

九星常为值符用,八门直使自分明。

直符者,六仪也,其所用时之旬甲谓之直符,如某甲在某宫,则某星随直符而转运,故为直符用也。直使者,其所用时之旬甲之门谓之直使,如某甲在某宫,某门即为直使也。

符上之门为值使,十时一易堪凭据。

直符之上其门为直使,随直符而十时一易,有所凭依,无杂乱之纷更也。

直符到处加时干,直使顺逆随宫行。

此遁甲奇门之用法,最要认得真切。直符者,係用时之旬甲,乃六仪也,直符所到之处加於所用时干之宫。直使者,八门也,盖门逐符行。假如一局甲子旬,直符在坎一宫,则直使应在休门,占时得甲子时,则甲子直符加甲干应到一宫,直使即在一宫﹔如乙丑时,直符加乙应到九宫,则直使应在二宫﹔丙寅时,直符加丙应到八宫,直使应在三宫。是直使分顺逆随宫而行,直符随时干而行。

六甲原号六仪名。

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其甲子隐戊,甲戌隐己,甲申隐庚,甲午隐辛,甲辰隐壬,甲寅隐癸。受甲为仪,谓之六仪也。

三奇即是乙丙丁。

经云︰「乙居卯位,帝出乎震,丙丁俱抱火德,有离明之象,此三光,所以丽奇於乙丙丁也。」故以乙阴木为日奇,丙阳火为月奇,丁阴火为老人星,其光芒现於丁位,故为星奇。

阳遁顺仪奇逆佈,阴遁逆仪奇顺行。

阳遁佈局之法,如冬至属坎,用一局,即在一宫起甲子戊,顺飞九宫,甲戌己在坤二,甲申庚在震三,甲午辛在巽四,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乾六,是仪顺佈也。三奇者,则丁奇在兑七,丙奇在艮八,乙奇在离九宫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为次序,顺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之宫,则佈阳遁九局顺仪逆奇之捷法也,餘局仿此。

阴遁佈局之法,如夏至属离,用九局,即在九宫起甲子戊,逆佈九宫,甲戌己在艮八,甲申庚在兑七,甲午辛在乾六,甲辰壬在中五,甲寅癸在巽四,是仪逆行也。顺佈三奇者,则乙奇在坎一,丙奇在坤二,丁奇在震三宫也。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为次序,逆佈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之宫,则佈阴遁九宫逆仪顺奇之捷法也,餘局仿此。

吉门仍要合三奇,取用须云百事宜,更合从旁加检点,临宫不可有微疵。

门为执事之始,最要关键,门一得吉,所趋正矣。仍须合乙丙丁三奇之灵,大概利於谋为,犹未可据,谓之全吉,更加检点宫分之有无微疵,如乙奇临震宫,谓之日出扶桑,融合之气,为吉﹔兑乃木之绝地,乙奇剋则受制。如丙奇临离九宫谓之月照瑞门,身居帝旺为纯吉﹔而临乾则丙火之墓地,光明暗昧,不吉。如丁奇临兑,贵人陞殿,为吉﹔而临於坎则谓之朱雀投江,威德收藏,则不吉也。故谓之临宫不可有微疵也。

三奇得使诚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补,乙逢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临龙虎。

此法三奇即是乙丙丁矣,然未可执得奇便为堪使。所云得使者,是得直使也。三奇得开休生之直使,所谓得奇得门方,可谓诚堪使也。六甲遇之非小补者,更合地盘上之六甲,相为表里,三奇三门得仪神佐之,岂小补哉?乙奇加甲戌、甲午,丙奇加甲子、甲申,丁奇加甲辰、甲寅,是为犬马鼠猴龙虎之谓也,然以本旬三奇六甲为的也。

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时,若作阴私合和事,请君但向此中推。

此法以地盘丁奇所到之宫为主,遁得本旬直使之门加临,即为玉女守门。其法以甲子旬庚午时、甲戌旬己卯时、甲申旬戊子时、甲午旬丁酉时、甲辰旬丙午时、甲寅旬乙卯时。宜举阴私合和之事,须遇三吉门为宫也。

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归何处,天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方去。

攷古法以乾为天门﹔此以太冲卯、小吉未、从魁酉为天三门也,又曰天私门。止利於逃行隐跡,乃隐遁之门户也。其法以月将加所用之正时,顺寻太冲、小吉、从魁所临之方,即是天三门,如正月雨水后日缠娵訾之次,月将是亥,用卯时,以亥加卯,则太冲在未,从魁在丑,小吉在亥,其未丑亥上乃天三门也,於仿此推。

攷卦例,巽为地﹔此以除、危、定、开为地户也。其四者,五行属土,故所加临处,利於屯营、筑城,有城高池深之保障也。既云地户,地户法以地气将加所用之时,即以建加建,是月分之除、危、定、开日以建加本时,是日分之除、危、定、开时也。如正月建寅,即从寅上起建,顺数,则卯上是除,午上是定,酉上是危,子上是开,其卯、午、子、酉是地四户也。如以建加所用之子时,则丑、未、辰、戌得除、危、定、开,是地四户也。

六合太阴太常君,三神原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应,用门举事总欣欣。

地私门者,隐藏、潜伏之谓也。六合卯为本家,太阴酉为本家,太肠未为本家。卯酉乃日月出入之门户,所以出门举事迪吉,更合三奇吉门斯为全美。但取贵神之法,与六壬稍异,其法以月将加正时,分旦暮寻其方向,旦暮贵人各有分属,以八干四维分配十二支,以分上下,如用乙巽丙丁坤庚时,係上六字,而辰巳午未申酉属焉,是用旦贵也﹔如用辛乾壬癸艮甲时,係下六字,而戌亥子丑寅卯属焉,是用暮贵也。再视贵神临於何宫,以分顺逆。若亥子丑寅卯辰六宫,为阳顺起贵神,求三神阴常六,即是地私门也﹔若在巳午未申酉戌六宫,为阴逆起贵神,求三神阴常六,即是地私门也。假如正月雨水后,太阳缠娵訾之次,亥为月将,以甲戊庚日用卯时,卯属下六字,用暮贵,即以亥加卯时,以暮贵在未,未临亥宫,亥为阳支,起贵神顺行,则太常在未,六合在寅,太阴在酉,而未寅酉之方,乃地私门也。又如甲戊庚日,用午时,午属上六字,用旦贵,以亥将加午时顺行,旦贵在丑,丑临申宫,申为阴支,起贵神逆行,则太阴在戌,太常在子,六合在巳,是戌子巳三方乃地私门也。天三门、地四户、地私门三者,法异而用同,乃遁甲最要之神,若得全和奇门,则所向无阻矣。

太冲天马最为贵,卒然有难宜逃避,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

攷神煞有天马,即天马方也。盖太冲以卯为本神,即房宿也,故为天马其所加临处不空不陷不囚不墓,利於骏奔万里。法以月将加所用之正时,视太冲所临之方,即天马方也,更合门奇,纵剑戟如林,有何畏焉﹖

三为生气五为死,盛在三兮衰在五,能知趋三避五时,便自嵬然常独处。

郭氏元经曰︰「五凶三吉就门推,吉有吉兮不用疑。」抑见三吉五凶以门论也。五凶者,乃杜惊伤死景也,又以五为宫分者,止言避五而未及之三,则阴阳驳集之处,岂可不避之乎,故避五以方言之为确论也。

就中伏吟为最凶,天蓬加著地天蓬,天蓬若列天英上,须知即是返吟宫,八门反覆皆如此,死在生兮生在死,假令吉宿得奇门,万事皆凶不可使。

天上地下星伏而不易位,在於本宫,故曰伏吟。天上地下九星动而易位,加於对冲之宫,故曰返吟。死门加於生门曰返吟,死门加於死门曰伏吟。假令吉宿得奇门,值返吟、伏吟之时,亦不堪用事也。

六仪击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东,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巳辰辰午自午。

此言直符加所刑之地相刑与自刑也。如甲子临三宫,子卯相刑﹔甲戌临二宫,戌未相刑﹔甲申临八宫,申寅相刑﹔甲午临九宫,午自刑﹔甲辰临四宫,辰自刑﹔甲寅临四宫,寅巳相刑也。百事谨慎不宜相犯。

三奇入墓好推详,乙日何堪见未方,丙火墓戌丁墓丑,此时诸事见灾殃。

乙为阴木,长生於亥,墓於未,故乙奇临二宫为入墓。丙为阳火,长生於寅,墓於戌,故丙奇临六宫为入墓也。丁为阴火,长生於酉,墓於丑,故丁奇临八宫为入墓也。

又有时干入墓宫,课中时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己丑凶。

六甲子一周有六日,时干入墓谓丙戌时丙入戌墓、丁丑时丁入丑墓、壬辰时壬入辰墓、癸未时癸入未墓、己丑时己入丑墓、戊戌时戊入戌墓。凡入墓之时,运筹图谋、建立营寨皆昏迷无气。

五不遇时龙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时干来剋日干上,甲日须知时忌庚。

盖甲日庚午时、己日乙丑时,乙日新巳时、庚日丙子时,丙日壬辰时,丁日癸卯时、壬日戊辰时,戊日甲寅时、癸日己未时,辛日丁酉时,此时时干剋日干,故主客不合,极凶之时,纵得奇门皆不宜用。

奇与门兮共太阴,三般难得总加临,若还得二亦为吉,举措行藏必遂心。

谓乙丙丁三奇、开休生三门、太阴六合九地三神,三者不可兼得。若还得三者,或门与三神会合,或奇与三神会合,虽未全吉,其谋亦可遂愿矣。

更得直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为贵,当从此地击其冲,百战百胜君须记。

直符以言星,直使以言门,若有会合,直符不犯刑墓,直使不犯迫制,利於行兵谋事。大将屯兵直符直使之本宫,而进兵於直符直使对冲之宫,战自胜矣。

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直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

天乙者,直符也。主帅居直符之本宫击敌於对冲之宫,如直符居离九宫,故坐英星而击蓬也。其法,在阳遁利於天上直符所居之宫,阴遁利於地下直符所居之宫。

甲乙丙丁戊阳时,神居天上要君知,坐击须凭天上奇,阴时地下亦如之。

得五阳时用事,主清虚之气上浮於天,所谓九天之上好扬兵,故布阵坐击须凭天上三奇,以依神灵赫奕也。甲乙丙丁戊为五阳时。得五阴时用事,沉厚之气下降於地,其神镇静,所谓九地之下利潜藏,故伏奇固守须凭地下三奇,以藉神灵庇祐也。己庚辛壬癸为五阴时。

若见三奇在五阳,偏宜为客自高强,忽然逢著五阴位,又宜为主好裁详。

此承上文而言也。若五阳之时,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阳之东部,利於为客﹔若五阴之时,而天上三奇在於五阴之西部,利於为主。夫主客之分,用兵最要之机,故黄帝云︰「审动静之理,察先后之机。」动则为客,静则为主,主客既定,胜负斯分。其先起者为客,后起者为主。先起者,待敌未动,扬兵而先进﹔后起者,屯兵偃旂,待敌至而后应之,此主客变通之法也,合三奇用之,百战百胜。

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兮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

阳遁,直符、螣蛇、太阴、六合、白虎、元武、九地、九天也﹔阴遁,直符、九天、九地、朱雀、勾陈、六合、太阴、螣蛇也。其法不用飞宫,以甲为旬首,隐直符分顺逆而佈之。

九天之上好扬兵,九地潜藏可立营,伏兵但向太阴位,若逢六合利逃形。

九天者,言攻之至极也,乃杀伐之气,运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气以扬威武。九地者,言守之至深也,乃朦朧之气,运在此方可以行兵,依此气结寨安营。太阴之下可埋伏设险御敌,可遣行间谍。六合之下利避难逃危。此四星各有所宜,而得奇门乃合此法。

天地人兮三遁名,天遁月精华盖临,地遁日精紫云蔽,人遁当知是太阴。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自分明。开门六己合六乙,地遁如斯而已矣。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无过此。风云龙虎并鬼神,始知九遁能为用。

天遁—生门、丙奇合地盘六丁。地遁—开门、乙奇合地盘六己。人遁—休门、丁奇合太阴。风遁—开、休、生三门合天盘六辛加地己,利水战、火战,飞沙走石。云遁—三门、乙奇加地辛,宜祈祷、雨泽、学道、修仙、隐遁。龙遁—休门、乙奇下临坎宫,宜行船、水战、穿井、通渠。虎遁—三门、六辛临艮,宜探围、射猎、捕捉、出师、战阵。神遁—生门、丙奇合九天,宜出师、大战、赛社、迎神、驱邪、治病。鬼遁—开门、乙奇合九地,宜驱邪、酬神、祭祀。以上神奇九大遁,最宜隐遁,人莫能窥。惟天地人三遁之时,人间万事无不宜也。

丙加甲兮鸟跌穴,甲加丙兮龙迴首,只此二者为最吉,百事如意十八九。

龙回首者,谓天上六甲临於地下六丙是也。经曰:「飞龙在天,迴首顾源。」若举兵利为客,扬威万里,一人可敌万夫,凡百谋为,所向皆宜。鸟跌穴者,谓天上丙奇临地下六甲是也。经曰:「进飞得地,龙云聚会。」若此时行兵,地闢千里,凡百举事皆利。

庚为太白丙荧惑,庚丙相加谁会得,六庚加丙白入荧,六丙加庚荧入白,白人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即灭。

太白入荧惑谓天上六庚加地下六丙,乃金入火乡而受剋,此时防有贼即来,掩袭以罹其祸。荧惑入太白者,为天上六丙加地下六庚,乃火入金乡而受剋,此时不可入敌人之境而索战,若有贼至,必畏而遁去。故兵帐赋云:「荧入白而敌寇自去,白入荧而城垒宜坚。」

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直符加庚天乙飞,庚加直符天乙伏。庚加日干为伏干,日干加庚飞干格。加一宫兮战於野。同一宫兮战於国。庚加癸兮为大格,加己刑格最不宜,加壬之时为小格。又嫌岁月日时驱。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慎勿加三奇,此时若也行兵去,疋马隻轮无返期。

勃者,颠倒也,天上六丙加今日之干为日勃,加时亦然,若用兵则纪律乱矣。凡庚所加皆谓之格。格者,隔绝不通也。庚加年月日时干皆为格,惟宜固守莫先举,然此时行兵多有凶咎,应避此格也。天上直符加地下六庚为飞宫格,此时主客皆不利,为宜坚壁固守,出战必遭擒。天上六庚加地下直符之宫为伏宫格,战斗不利为主,不宜。天上六庚加於今日之干为伏干格,此时行兵主客不利。天上所用之日干加於地下六庚为飞干格,用兵出战则主客皆有所伤。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为大格,此时出军车破马毙。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为刑格,此时出兵为主不利,士卒逃亡,从此方捕捉反有凶殃。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壬为小格,又为伏格,此时不利行兵动眾。天上六庚加地下三奇乙丙丁为奇格,此时行兵,疋马隻轮定无返期,又云庚加丙丁奇遇景门英星乃下剋上,用兵先举者败,故疋马隻轮所向皆失,若庚加乙奇或遇冲辅伤杜两门乃上剋下,用兵先举者胜,所向皆剋。天盘六庚加於坎一宫谓之加一宫,如天盘庚加地盘庚同在坎宫,为之同一宫,故有战於野,战於国之分也。

六癸加丁蛇妖矫。六丁加癸雀投江。六乙加辛龙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请观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为妖矫格,此时纵合奇门,不宜举事。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为为投江格,此格行兵防有丧失之祸,举事主有口舌争斗之祸。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为猖狂格,此时行兵主客两伤必见杀戮,为主有暗害之忧。天上六乙加地下六辛为逃走格,此时不宜举兵动眾,有败亡之祸。

八门若遇开休生,诸事逢之总称情。伤宜捕猎终须获。杜好逃亡及隐形。景上投书并破阵。惊能擒讼有声名。若问死门何所主,只宜吊死与行刑。

此八门所主之吉凶,三吉者,开休生也﹔五凶者,死伤惊杜景也。不曰:「吉者终吉,凶者终凶。」又曰:「凶中有吉,吉中有凶。」各分所主之。吉凶更论有气无气、得令不得令、制迫不制迫,所以要视加临之地位生剋归何耳。休门,休者,美也。得天一生水之义,坎为本宫,在冬得令,在春则休,在夏则囚,在秋则相,在四季月各旺十八日,则受气剋无气,在本宫则曰伏吟,临艮则受剋,临震则洩气,临巽而入墓,临离则返吟,临坤为长生,临未则受剋而被伤,一宫之中,有纯疵之不同也,临兑为败气,在乾则得生,在亥而有助。死门,死者,不能生息之象也,坤为本宫,在四季各旺十八日为得令,在秋则休,在冬则囚,在夏则相,在春则死,在本宫则伏吟,临兑沐浴也,临乾洩气,临坎门迫,临艮返吟,临震受剋,临巽为墓,临离为胎而有生息。伤门,伤者,残也,万物盛极而反伤,震为本宫,在春则得令,在夏则休,在秋则死,在冬则相,在四季则囚,在本宫则为伏吟,临巽为得地,临离为死,临坤木之墓地,又为门迫,临兑受剋,又为返吟,临乾为长生,临坎受生,临艮为门迫,临震为帝旺。杜门,杜者,闭也,主万物有杜塞不通之象,巽为本宫,乾为返吟,於同伤门。开门,开者,啟也,道路坦夷,通利关津,乾为本宫,在秋则得令,在冬则休,在春则囚,在四季则相,在夏则死,在本宫则伏吟,临坎则无气,临艮为墓地,临震门迫,临巽坤兑係长生官旺之乡为有气,临离为受剋。惊门,惊者,动也,惶惑忧疑之象,兑为本宫,在秋得令,在冬则休,在春则囚,在四季则相,在夏则死,在本宫为伏吟,临乾衰病之地,临坎无气之乡,临艮为墓地,临震为门迫,临巽为长生之地,临离受剋,临坤为冠带得地。生门,生者,养也,万物至此而化育成材之象,艮为本宫,在四季月为有气,在本宫为伏吟,在夏为相,在秋则休,在冬则囚,在春则死,临震为受剋,临巽为墓地,临离为有气,临坤乾坎係长生冠带临官帝旺之乡为有气,临兑乃败气也。景门,景者,明也,丽明於天中,万象蒸舒之象,离为本宫,在夏得令,在春为相,在四季为休,在秋则囚,在冬则死,在本宫为伏吟,临坤衰病之地,临兑火至而光熄矣,临乾为墓,临坎为剋,又为返吟,临艮为长生之地为有气,临震为沐浴,亦为得气,临巽为旺气始生之地也。

蓬任冲辅禽阳星,英芮柱心阴宿名。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小吉未全亨,大凶逢芮不堪使,小凶英柱不精明。大凶无气变为吉,小凶无气亦同评。吉宿更能逢旺相。百事为之必有成﹔若遇休囚并废没,劝君不必进前程。

此言九星之吉凶也。经云:「时下得辅禽心为上吉,冲任为次吉,蓬芮为大凶,柱英为小凶。」更以五行生旺言之,若大凶之星,得休囚无气,则小凶也﹔小凶之星,得休囚无气,亦不足忧也﹔若上吉、次吉之星无气,亦不甚吉也。

要识九星配五行,各随八卦考羲经。芮禽任坤中艮土,坎蓬属水火离英,乾兑为金心柱会,震冲巽辅木相因。吉凶自有元妙诀,旺相休囚与重轻。与我同行即为旺,我生之月诚为相,废於父母休於财,囚於鬼兮真不妄。假令水宿号天蓬,旺在初冬与仲冬,相居正二休三四,其餘倣此类推同。

此言九星配五行生剋休囚之理也。经云:「我生之月为相,同类之月为旺,生我之月为废,我剋之月为休,剋我之月为囚。」如天蓬水星,旺於亥子月,水同类也﹔相於寅卯月,水生木也﹔废於申酉月,金生水也﹔休於巳午月,水剋火也﹔囚於辰戌丑未月,土剋水也。天英火星,旺於巳午月,火同类也﹔相於辰戌丑未月,火生土也﹔废於寅卯月,木生火也﹔休於申酉月,火剋金也﹔囚於亥子月,水剋火也。天冲天辅木星,旺於寅卯月,木同类也﹔相於巳午月,木生火也﹔废於亥子月,水生木也﹔休於辰戌丑未月,木剋土也﹔囚於申酉月,金剋木也。天心天柱金星,旺於申酉月,金同类也﹔相於亥子月,金生水也﹔废於辰戌丑未月,土生金也﹔休於寅卯月,金剋木也﹔囚於巳午月,火剋金也。天芮天禽天任土星,旺於辰戌丑未月,土同类也﹔相於申酉月,土生金也﹔废於巳午月,火生土也﹔休於亥子月,土剋水也﹔囚於寅卯月,木剋土也。

急则从神缓从门,三五反覆天道亨。

急者,临事於危难之际,不容稍缓,出入抵向,不利於方位,则有从神之法。神者,天上直符所居之方,从此而趋驰之,自得神灵之护佑也。三者,开休生也。五者,死伤杜惊景也。三五反覆者,三吉能凶,五凶能吉,随时变迁,神其用而趋向之,则天道亨通矣。

十干加伏若加错,入库伏囚吉事危。

吉凶之枢机皆在於十干加伏,随直使以转运,若宫分加伏有错,则入墓休囚,事之应吉反危矣。

时加六甲,一开一闔,上下交接,又云:「甲为天福,又为青龙,阳开利客,阴开利主,闔则固守,开则扬兵。」阳星合孟甲,内开外闔﹔合仲甲,半开闔﹔合季甲,内外俱开。阴星合孟甲,大闔﹔合仲甲,内闔外开﹔合季甲,外大开内半闔。三甲者,甲子、甲午为孟甲,宜静﹔甲寅、甲申为仲甲,宜潜藏,不可外出﹔甲辰、甲戌为季甲,凡百谋为大吉。诀云:「时加六甲为开闔,六甲虽同用不同。阳星加开移徙吉,阴星加闔所为凶。」

时加六乙,往来恍惚,与神俱出。又云:「时加六乙,诸事皆吉,利生百倍。」,又云:「六乙为天德,言乙与日奇,凡有往来,从天上乙奇而出,如有神助,不可测也。」

时加六丙,道路清宁,所愿皆遂,又云:「威德之时,利於为主,不利为客。」又曰:「明堂之下,利於安营。」又云:「六丙天威无不利,敌人亡败莫争功。」丙为月奇,从天上六丙方出,可以制伏兵矣。

时加六丁,出幽入冥,至老不刑,刀虽加颈,犹然不惊。又云:「时加六丁,做事康宁。」丁为星奇,从天上六丁而出,随星奇挟玉女入阴中,则人不见鬼不知,敌人不敢侵,将兵主胜。

时加六戊,乘龙万里,不之呵止。又云:「时加六戊,凶神不遇。」又戊为天门,又为天武,若远行当从天上六戊之下而出,挟天武而出天门,虽万里凶恶,不敢危害,扬兵必获大胜。

时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又云:「时加六己明堂,宜秘密潜踪。」己为六合,又为地户,凡隐匿偷营劫寨,当从天上六己之下而出,如神不能见其形,故曰如神所使。

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强有出者,必见斗争。又云:「前有凶恶,定主虚惊。」,又云:「庚为天狱,事相触犯,必遭刑狱。」此时强有出者,必迫刑宪,惟宜自守。此时将兵利主,不利客。

时加六辛,行遇死人,强有出者,罪罚缠身,又时加六辛,逢著鬼神,求之不遂,横祸来侵。又云:「辛为天庭,宜行刑决狱。」若强有出者,斧鉞在前,必遭刑罪。

时加六壬,为吏所禁,强有出入,飞祸将临。又云:「六壬为天牢,又为天贼,宜囚禁罪恶。」若远行出入,必遭罪杜。将兵强欲出入,反被遭擒。

时加六癸,眾人莫视,不知六癸,出门即死。又云:「时加六癸,为天网,惟利逃亡。」又癸为华盖、天藏,利於伏匿。又云:「六癸之下利於伏兵隐形。」

总论十干加临之法,非执著一处,盖遁甲之所重者在于故,视今日之时得何干,天上所用之时临於地盘得何干,不入库休囚,吉者终吉矣。

十精为使用为贵,起宫天乙无须溃。

使者,直使之门也。其直使十时一易,主宰祸福之权衡,贵在察时按宫精而用之。天乙者,直符,即六甲之旬首,统领三奇六仪,加诸时干,到处为之起宫,不可溃乱於用也。

天为客兮地为主,六甲推之无差理,劝君默识此元机,洞澈九宫扶明主。

天者,天盘也。客者,用也。地者,地盘也。主者,体也。从奇仪顺逆相推体用,合其理默识者不出口,与心颖悟此中之元妙,纵横九宫,了然於指掌之中也。

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宫门迫凶。吉门被迫吉减去,凶遇门迫凶更凶。宫若生门则为义,最吉日合门主宫。

宫迫者,谓开惊两门临离宫,火剋金也﹔休门临坤艮二宫,土剋水也﹔生死两门临震巽二宫,木剋土也﹔伤杜两门临乾兑二宫,金剋木也﹔景门临坎宫,水剋火也,此宫剋门也。凡宫迫门者,为主剋客也。门迫者,开惊二门临震巽二宫,金剋木也﹔休门临离宫,水剋火也﹔生死二门临坎宫,土剋水也﹔伤杜二门临坤艮二宫,木剋土也﹔景门临乾兑二宫,火剋金也,此门剋宫也。盖迫者,逼也,急切受制或门受制於宫,或宫受制於门,彼此相抗,扼抑不容,故吉门受制,吉则减吉,凶门受制,凶则愈凶矣。凡门剋宫者,为客剋主也。

宫生门者,义也,开惊二门临坤艮宫,土生金也﹔休门临乾兑二宫,金生水也﹔生死二门临离宫,火生土也﹔伤杜二门临坎宫,水生木也﹔景门临震巽二宫,木生火也,此宫生门也。凡生门者为主生客也。

门生宫者,相也,惊开二门临坎宫,金生水也﹔休门临震巽二宫,水生木也﹔生死二门临乾兑二宫,土生金也﹔伤杜二门临离宫,木生火也﹔景门临坤艮二宫,火生土也,此门生宫也。凡门生宫者,为客生主也。

门宫比和者,如金见金,木见木,土见土,水见水,火见火。合三奇吉格者为上吉,诸事大利,需要分别吉凶四时旺相休咎,断之可也。

天网四张无走路,一二网底有路通,三至四宫行人墓,八九高强任西东。

此言时不得六癸也。六癸属阴,乃十干气尽之时也。犯之者,如入网中,幽暗难出,奇神有高下,审定所用之时加诸六癸在何宫。若在坎一宫则高一尺,在坤二宫则高两尺,随宫言高下也。天网一二尺者,遇之可跨而出,倘高在三尺以上,则不可逃矣,此之时可偃旂息鼓,弃甲啣枚匍匐而脱,或吾军陷入敌军或从天门而出,或从玉女而去,或从三奇斩擒,以见血光,臂横刀刃,呼天辅之神号,扬旂擂鼓,举喊震声,併力突出而网破矣。若敌人来追,则身投网内,可回军奋击,后军必慌忙失措,破阵丧师,或敌人入吾所布之网,敌人作法而奔我军,慎不可追,追则我军投入网中矣。故诀云:「天网四张,万物尽伤,高用匍匐,低用声扬也。」

节气推移时候定,阴阳顺逆要精通,三元积数成六纪,天地都成一理中。

此言遁甲之理,反覆究详之意。二十四气之转移,皆在七十二候上中下三元也,所以有超接之法,期以节候符合轮转,以为遁甲之妙用。以二至而分阴阳两遁,定元布局不可差谬,故须精通。

遁甲此书为正轨,节气准的无过此,请观歌裡精微诀,非是贤人莫传与。

此言遁甲奇门惟此书为天时节气之正宗,非壬遁等术之可比,故戒妄传。此赋字字珠璣,精研玩味,岂愚昧者所能测识哉﹖

奇门法窍卷二

奇门六甲三元定例 91

一得曰:「奇门地盘定局—八卦也、九宫也、九星也。」然地道常静,故八卦九宫永定而不移,若八门更换而为人盘,九星飞佈而为天盘,变化无穷,虽鬼神亦莫能测其机矣,岂可浅易得乎。然物之不能逃者,数也﹔数之不能离者,理也﹔理与术所不能违者,时也。天有四时,迭运而成岁,一岁十二月,每一月有二气,共二十四气,每一月或三十日或二十九日,每五日为一候,每一气十五日为三候,一岁共七十四候。气者,节也,候者,元也,每一气分为上中下三元也。子午卯酉为上元,寅申巳亥为中元,辰戌丑未为下元,以甲、己为符头,掌六十时,而三元毕矣。自交冬至起至芒种十二气止,为阳遁,俱顺仪逆奇﹔自夏至起至大雪十二气止,为阴遁,俱逆仪顺奇,而又有正授、超神、接气、拆局、补局之法。盖六十花甲一日不增多,一日不减少,而气有或先或后,而日有或多或少,先须讲明正授奇诀,其他超神、接气、拆局、补局自有次第,可以通晓。如冬至、夏至、立春、立秋、春分、秋分、立冬、立夏、芒种、大雪,二十四节如此日,子时交节,即遇甲子、己卯、甲午、己酉是上元符头,亦此日到,乃为正授,如节气未到,而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符头先到,谓之符先节候,为超神。超神,超者,越也,当用本节之上元,以补之,不可错用下节之上元,因奇门耑重节气,岂有节未到而预用之者哉。如星家命理,三月内某日交立夏节,在节后生人必作四月论命,岂能仍作三月﹔又如四月某日方交立夏节,在节前四月内生人,必作三月论命,岂能即作四月论乎?人之富贵穷通寿夭由此而定,焉敢妄生异议耶?接气者,迎接也,如节气先到,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符头后到,为节先符后,其候尚是前节之下元,当拆本节之下元某局以接之,谓之接气也。其闰局之说,考之授时,歷视其日,已交冬至、夏至节令,而必欲仍用芒种、大雪之局以终三元之气,谓之置闰,是泥於古之闰法,以致阴阳错乱,有是理乎?如遵时宪书节气为凭,其正授、超神、接气、置闰不辨而自明矣。

论遁甲源流 94

黄帝始创奇门,计四千三百二十时局也,法以岁,按八卦分八节,一节有三气,岁有二十四气也,气有三候,岁有七十二候,候有五日,岁有三百六十日也,日有十二时,故一岁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一时一局,故奇门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风后制奇门为一千八十局,阳遁统十二候,分局共五百四十﹔阴遁统十二候,分局共五百四十,合阴阳两遁为一千八十局局也。周太公諳兵法,善布奇门,分七十二候,立七十二活局,每局六十时,七十二局亦四千三百二十时也。汉张子房删定为阳九局、阴九局。此图法更捷也,然十八局虽简,以奇门星仪符使之行,悉布於局中,其为课亦得四千三百二十,惟加临未能活变,必须正转两盘,其星符始能周转成课,是风后一千八十诚万世不易之法也。

论遁甲出自图书 96

夫河出图,洛出书,而易道著象矣。其数始於一而终於九,周旋曲折,委然分之则九,贯之则一,其中条理,精密变化,用之则出入有门,进退有法,灿然为万世之矩矱也。迨后运以三式,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知人事,以筹算之。舍图书而谭三式,由索途冥行昏溃而败坏矣。其造式三层,法象三才,上层象天,中层象人,下层象地,布列九星,开闔八门,分列八卦,以阵八方,立中宫以建皇极,推移直符以遁奇仪。夫水者,北方之正气,冬至阴至极,一阳始生,始於一而终於九,顺布六仪逆布三奇,画为九局,故曰阳遁﹔火者,南方之正气,夏至阳至极,一阴始生,始於九而终於一,逆布六仪顺布三奇,画为九局,故曰阴遁,总布十八局以合二九之数也。知图书者,始可语此。今之啟口,輒言遁甲,然不知立法之本旨,将十八局折作一层,按局推移,以为时用,称曰活盘,以致气候暗昧,不明超接,无准安能徵验。故曰:「遁甲不法图书之理,更有他说,正所谓差之毫釐,谬以千里矣。」

论飞宫 98

遁甲十八局之法,谓之行军三奇,乃子房之授於圯上老人者也,后人不识作者之本旨,谓为局式叠一层以为天盘,按图推移,竟失飞佈之法,而於卦气之次序错乱混淆。夫体用既殊,则九星阴阳失职,八门之休咎无徵。中寄於坤一宫而有二曜,是背天之道,失地之理,何以行兵出战?盖地盘静也、体也,天盘动也、用也。静则吉凶之兆未形,动则变化吉凶之机已著,然动静之理,不外卦气。生成之数顺则始一而终於九,逆则始九而终於一,此不易之数也。若论卦,则有坎坤震巽乾兑艮离﹔若论门,则有休死伤杜开惊生景﹔而以星论,则有蓬芮冲辅禽心柱任英﹔而以遁论,则丁丙乙之三奇戊己庚辛壬癸之六仪是,昭然有中宫之定位,秩然有飞布之条理矣。若中五决当既坤而不可易,则一宫之中有二星二仪,则吉凶将何以适从乎?推到别宫亦如此,混淆焉能符合剋应,且如八门,人但知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说法,殊不知当从卦气休死伤杜开惊生景以飞越也﹔又如九星亦知从蓬任冲辅英芮禽柱心说法,殊不知当从卦气蓬芮冲辅禽心柱任英以飞越也。如此飞佈,始不失乎体用一本,悉合古人之成式也。

论阴阳局法 100

遁甲起元之法,其说不一,飞佈若无次序,星符由此紊乱。如阳遁冬至十二气,顺佈六仪,逆佈三奇﹔阴遁夏至十二气,逆佈六仪,顺佈三奇,两遁均以戊己庚辛壬癸丁丙乙为次,分阳顺阴逆,飞佈九宫。以阳局自坎一顺进坤二至离九﹔阴局自离九逆退艮八至坎一,由是星符依序旋转,则节气无差,似以此理为正宗,庶免为坊本所惑也。

论寄宫 100

中五无耑方,故立寄宫之法也。考之诸书,论水土长生在申,故有寄宫之法,而近时均以阴阳十八图耑寄二宫,又变体分寄八宫者,盖取生死之义,而不免泥於古法矣。然禽星属土实居中宫,遇辰须丑未月皆为乘旺,是土旺於四季,此一定不易之气也。是中五之阴阳以分见於四维明矣,又何必拘拘耑寄二宫乎?愚详考不若随乎时令,所值之节气寄於四维,以立春寄艮用生门,立夏寄巽用杜门,立秋寄坤用死门,立冬寄乾用开门,既与时令相合,可得节气之真,而於阴阳所用之理亦无格碍,较之耑寄於二八两宫者,尤通元妙矣。

论直符用法 102

赋云:「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兮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此六合、太阴、九天、九地皆随直符而辅运八宫也,如分九宫,则直符到中宫将何以分前后乎﹖从气论,则中五以乾为前,以巽为后﹔从寄位论,则中五寄坤二,以兑为前,以离为后也。推详前后二字,有导引、随从直符之义,故其所重者在六合、太阴、九天、九地,而螣蛇、白虎、元武虽凶,而不论及也。信乎中五,当与寄宫并行不悖。又云︰「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直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汤谓云︰「九天不可击,九地不可击。」若从卦气论,直符居离九,行阴遁以一为前,则九天在坎一,击天蓬是击九天,以何云不可击乎﹖故直符居离九。在阴遁宜屯兵於九天之坤二,在阳遁宜屯於九天之巽四,此所以天蓬之可击三胜宫第一胜也。要之九遁五假皆从此中立论,不可妄生别议。

论直使 103

直使者,九宫之气,即休死伤杜开惊生景也。夫六甲不遁於九宫,则九宫不得直其使,故六甲以星为体,以奇仪为用,以八门直使巡行而监察之,吉凶悔吝繫焉。要在行宫有法,庶几趋避无差。於考之诸家,立论不一,立法互异,有按八卦旋转者,如张公十八局,阴阳两遁人盘均以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一律顺行,不寻宫数,其中实有拘滞之处﹔而捷径一书,阳以休死伤杜顺佈九宫,阴以景休死伤逆佈九宫,较旧法稍有变通又復有失阴遁直使之气﹔而真授秘集一本阳遁休死伤杜开惊生景,顺飞八宫,不入中五,阴遁依景生惊开杜伤死休,逆飞八宫,不入中五,似觉阴阳两遁直使之门得以周备,法良意精,洵以此法为正宗,可以永为规范矣。

论八神 105

八神者,直符、螣蛇、太阴、六合、朱雀、元武、九地、九天也。吉凶取用,关係匪轻。凡兵法以天乙所在之方坐击其冲,扬兵於九天,安营於九地,伏兵於太阴,匿形於六合,必须行宫有法,取用可以无差,而近世坊本欲以加太常飞九宫,欲以阴阳贵神法推佈,欲以起於直使宫,欲以直符加时干之宫,立论纷紜,均失正气。愚考窍诸书,以天乙常随遁甲阴阳两遁,以朱白勾元并取,以直符加於时干之宫次,以螣蛇挨推,按八卦方位飞佈,仍遵小直符加大直符之义,折中定论,庶几吉凶格局立现,亦可免混淆之弊也。

论奇门定向 106

夫奇门行宫不可参差,纤末必须准定。中宫以子午定向,南北始分列八宫,其一卦管三山,坎宫有壬癸,艮宫有丑寅,震宫有甲乙,巽宫有辰巳,离宫有丙丁,坤宫有未申,兑宫有庚辛,乾宫有戌亥。假如今日用时,其奇门吉局在乾,从中气而趋向之,始为得地,偏右则戌,偏左则亥,如丙乙奇到乾,合而言之,则曰入墓,然丙乙入戌而不墓,趋乾亥而避戌,岂非权变之法乎?其丁奇到艮亦如,用门之法有何异哉?

论中宫 107

易有太极,以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相错,乾坤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由是太极即中宫也,自洛书载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纵横十五,居中无往,而非五也。是以八卦因之,一坎、二坤、三震、四巽、五中、六乾、七兑、八艮、九离,此不易之定数也。其中五属土,无卦气之所属,寄居於坤,若星则有九,以天禽位居中宫。甲统六仪三奇,以布列九宫,灿然备举,故中五不当,耑寄於坤矣。矣图书之生剋而论,中五寄於西南,为生物之关键,而遁甲重在节气,究不若随时令寄宫於四维,俾得节气之真,而趋向之吉凶定矣。

论超接置闰 108

奇门用法重在取时,故经云:「年吉不如月吉,月吉不如日吉,日吉不如时吉也。」要在交节换局有法,自可得节气之真。诸家所论超接置闰,隐约其词,断难遵守,最捷之法,莫如详查时宪书,以交节之日,视何甲、巳符头,分元定局,如係正符正节,谓之正授,即无须换局﹔如係上元甲、己符头,则以交节之日,起本节之上元,餘元类推。改因日定元、因元定局,终不可易,节气既无差错,则吉凶应验,百不失一。遇闰之年,仍以交节符首分之,而置闰即在其中,若无闰月,则无闰奇也。是古之置闰,因交节未得其真法,自以今之时宪书为准耳。

论拆局补局 109

拆局、补局之法,亦不外超接、置闰也。夫遁甲中全凭符头次準节气,上局有超,下局有接,有超有接,节有残局,拆补以置闰之,乃斡旋造化之功也。奇法不论阳遁、阴遁,除过月大月小,只视甲、己符头与节气较量而分先后耳。如符头先到,节气后到,则用超以后到节气为主,有超有接则必有残局,拆补以全其气,始中正无偏。若永定五日六十时,以换其局,则不能不法古之置闰耳,是今之拆补之法,不可不遵而用之。何谓超?超者,过越也。何谓接?接者,迎待也。何谓神?神者,充足分量也。何谓气?气者,节候始达也。何为拆者?五日之内,凭节气之时刻分秒而分拆之,以补下局之不足也。何谓补、捕者?五内之日有拆,则不满六十时,凭节气时刻分秒而分补之,以凑合前局不足之数也。故云:「遁甲用拆补之法为最要之关键焉。」假如岁在丙申,时宪书正月初八日丙子丑正一刻立春,其戊子时与己丑时之初刻当是先年大寒下元,自丑时一刻起至戊寅日亥时止,计三十五日,係甲戌下局之符头统领,即用立春下局,即为残局,拆之以补下元不足之数,此所谓节先符后须用接法。十二日己卯,自子时起至十六日癸未亥时止,计五日六十时,作立春上元﹔十七日甲申,自子时起至於二十一日戊子亥时止,计五日六十时,作立春中元﹔二十二日己丑,自子时起至二十四日辛卯辰初一刻止,计二十八时零一刻,作立春下局,并前局所拆三十五时,共计六十三时零一刻,其餘三时零一刻叠作立春下局,此即置闰之义,拆补之法也。又如七月二十九日甲午,自子时起至八月初三日戊戌亥时止,计五日六十时,作处暑上局﹔初四日己亥,自子时起至初八日癸卯亥时止,计五日六十时,作处暑中局﹔初九日甲辰,自子时起至时三日戊申亥时止,计五日六十时,已满足一局之数,十四日己酉寅初三刻白露,符先节后,法当用超,虽处属下局之数既足,而子丑二时与寅初之三刻,却是己酉上元符头统领,法当叠作处暑上局补之,此亦置闰、拆补之法。自己酉日寅初三刻起至十八日癸丑亥时止,共计四日五十八时零四刻,作白露上局,虽少二时零三刻,在后刻却补足之矣﹔十九日甲寅,自子时起至二十三日戊午亥时止,共计五日六十时,作白露中局﹔二十四日己未日子时起至二十八日癸亥亥时止,共计五日六十时,作白露上局。二十九日甲子巳初二刻秋分,是符先节后,法当用超,以白露下局之数既足,而甲子日之子丑寅卯辰五时,却是上局符头统领,法当叠作白露上局补足,此置闰、超神、接气、拆局、补局之秘诀也。盖以时宪书节气,时刻分秒纤毫无差,準。凭符头超接而拆补之。是局局有闰餘之气,用之响应如神,以取验於人事哉。

论中宫用门 114

遁甲之佈局确乎当从卦气,自一至九,自九至一矣。然而宫既有九,门只有八,何虚一门以待用耶?世之胶固不通者,以中宫无门耳。中五无门则直使将何以加时到处乎?将何以逐九星行乎?若曰:「门踰五而就六。」,则直使不必加时矣,八门亦不必逐九星行矣。故八门分列有四,有四则有五,以休死伤杜之中,分布立一寄门,然后以开惊生景分布,则中五有逐宫时到之处,皆有直使之,可加八门,又逐九星行矣。若以所寄无门,则此宫何以定吉凶?是取中宫之义,以定吉凶也。盖此方无门,则杜塞不通,不当趋向矣。五在八之中,则后有杜伤死休,前有开惊生景,可不当趋向耶?经所云避五之义也,若取中五宫之门以定吉凶,是交增出一门,吉凶於何所适从矣?按遁甲奇门,择其奇不入墓、门不犯迫,大将居中,帷幄左右,前后自有出入之门户,若布阵统兵,应以趋三避五之门出而交战,或屯兵於开休生之地,待敌兵陷入奋而击之,此用门之妙也。

论十干加伏 116

加字之义,自有而增入也。伏者,本有而待入也。其十二支辰分布八宫,各有统属,生墓休囚无容紊越,而遁甲则从直符起遁,故三奇六仪加诸宫分,以视其所遁之干加於何宫之支辰,论生墓休囚,则无加错之谬矣。如阳遁三局,用丁卯时,甲子直符在三宫起遁,顺仪逆奇—三宫甲、二宫乙、一宫丙、九宫丁、三宫还戊、四宫己、五宫庚、六宫辛、七宫壬、八宫癸。乙干到坤得休气也,丙干到坎得囚气也,丁干到离得临官之气,甲午到震得帝旺之气,戊干到震得囚死之气,己干到巽得休囚之气,庚干到中宫得废气也,辛干到乾得败气也,壬干到兑得败气也,癸干到艮得囚败之气也,此十干加符之法。阴遁逆仪顺奇仿此。此十干加辰,辰之定位得生旺衰墓休囚之法,如斯例推,则十干无加错之误矣。

论地下奇仪 117

地下六仪分布十八局,从卦气节候以定三元,始知起宫何所,其所用时之直符,十时一易,统领奇仪,各有宫分之次序,此之谓地下三奇六仪﹔以天上直符加诸十干所到之处,则天上有三奇六仪。如得十干相加之法,如此行遁天地,无悖戾之衍运,用有神化之机。若胶於十八局之奇仪,则十干加错,甚非遁甲知本旨,故曰:「十干加伏若加错,吉事凶囚凶事危。」

论中五 118

夫中五寄门者,天禽虽寄二宫,重借死门以配之,实则随局更使—至冬至三气则寄休门,立春三气则寄生门,春分三气则寄伤门,立夏三气则寄杜门,夏至三气则寄景门,立秋三气则寄死门,秋分三气则寄惊门,立冬三气则寄开门,此所谓随局更使也。且此星独名天禽,盖禽鸟得生气之先,即举月令所载,如每月俱有禽鸟之应,如正月鴈候北、二月仓庚鸣之类,不足以徵时局更使哉,故中五随时令寄宫,其理明显,何必拘拘耑寄二宫乎?

论直符直使 119

符使者,星门用时之异名也。直者,代甲而直其用也。甲以星门为体,以奇仪为用,故奇仪无定位,而星门有定宫也。符者,即凭执之符也。门为使者,即甲巡行之使也,故凡甲在之宫,即以直宫之星为符,以宫之门为使也。干本十也,以配十二支,而变六十,故称六,而仪亦称六也。奇仪者,九干之体﹔六十干者,奇仪之用,故奇仪随元分职九宫,而六十干亦随元分职九宫也。六十干分遁九宫,则六甲干首亦在其中,故曰遁於仪,而不能遁於奇也。何以定为其仪之用也?盖以静为体,以动为用—奇仪之於卦无定位,於局有定宫也,有定宫即谓之静,故曰︰「奇仪为九干之体也。」﹔六甲随元遁六仪,故奇合六仪之干,亦随甲遁於宫,遁则非静矣,故曰︰「六干为奇仪之用也。」夫六甲不遁於六仪,则九星不能直其符﹔干不能遁於九宫,则八门不得直其使,歌曰︰「直符常以加时干,直使顺逆随宫去。」谓每甲用时,以当直之星符临本局之定位﹔以当直之门使巡奇仪本元之遁宫也。譬之用人,其体在此,而以符监之﹔其用在彼,而以使察之,故云︰「善藏其用以儆无虞也。」

论年奇法 121

今人用奇门,但之有时,而不知有年月日,何也?其法传习差偽,失遁甲之本旨。揆之理气,无所适从,按之纵横失序,所以无徵不信,不信,民弗从矣!年奇以甲子分上、中、下三元,故为确当,其佈局逆仪顺奇,从天遁也。上元甲子起坎一,一为数之始,阳之初,从坎而逆佈,甲子一周而终於五﹔故中元甲子起巽四宫而终於艮﹔下元甲子起兑七而终於坤。得其气之均,所取用者谓之行年,视直符以行,遁得地之行年,以直符加行年,始知天上三奇﹔以直使加行年,始知有开休生三吉门,法诚蔑以加矣。按嘉靖四十三年甲子起杜门,十年一移,至万历甲午年移休,依杜伤死休景生惊开为次序以行之,餘可类推。考三元年遁法,上中下三局即阴遁一四七三局飞佈法也。

论月奇法 122

月奇门先认定行年,以分上中下三元也,如遇四孟子午卯酉,即为上元,每一元管五年为率,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此二十年为上元一局起坎宫,逆佈六仪顺佈三奇,视所用之月属何符统领以行遁,得何奇、何门以定吉凶﹔若遇四仲寅申巳亥,即为中元,每一元管五年,如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此二十年属中元四局起巽宫﹔如遇四季辰戌丑未即为下元,每一元管五年,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此二十年属下元七局起兑宫,其飞布天地两盘之法与年奇同。

论日奇法 124

日奇以四十节气为準,以三元符头为定局。假如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子戊坎、甲戌己坤、甲申庚震、甲午辛巽、甲辰壬中、甲寅癸乾、丁兑、丙艮、乙离是顺仪逆奇布成局矣。用庚子日,庚子震、辛丑巽、壬寅中、癸卯乾,此地下庚子在震二宫也﹔即以甲午直符加震丁、乾丙、兑乙、艮戊、离己、坎庚、坤辛、震壬、巽癸、寄艮,此天上庚子日在坤。甲午直符在巽,巽星得辅星,门得杜门,即以杜门为直使加坎、开坤、惊震、生巽、景乾、休兑、死艮,此日休门丙寄在兑也。假如夏至上元,阴遁九局甲子戊离、甲戌己艮、甲申庚兑、甲午辛乾、甲辰壬中、甲寅癸巽、丁震、丙坤、乙坎,是逆仪顺奇布成局矣。丁卯日,丁卯震、戊辰离、己巳艮、庚午兑、辛未乾、人申中、癸酉巽,此地下丁卯日在震三宫也﹔即以直符甲子加震、乙丑巽、丙寅中、丁卯乾、戊辰震、己巳坤、庚午坎、辛未离、壬申艮、癸酉兑,此天上丁卯日在乾六宫也。甲子直符在离,星得天英,门得景门,即以景门为直使加乾,休兑、死艮、伤离、杜坎、开坤、惊震、生巽,此日丙奇到中宫,休门到兑也,餘元仿此。阳遁用一七四三局,阴遁用九三六三局,一岁三百六十日,十五日一气,一元统四气,三元共十二气。如冬至、小寒、大寒、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阳遁统此十二气也﹔如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阴遁统此十二气也。一岁周遍,不失乎三元卦气时令之正。有符先节后之分,先视节气,次视符头,或超或接,或拆或补,视直符以行遁﹔有奇有仪,视直使以加。日有吉有凶,咸如时遁之法,以授时历为准,惟不用五子元遁也,门法入於选择金镜前编。

论时奇法 127

时奇之法,耑以交节之时刻日支而定三元,以甲、己为符头,五日一换元,一元统六十时。假如阳遁一局,甲子在坎,蓬星为直符,休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酉止﹔甲戌在坤,芮星为直符,死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未止﹔甲申在震,冲星为直符,伤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巳止﹔甲午在巽,辅星为直符,杜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卯止﹔甲辰在中午,禽星为直符,寄宫之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丑止﹔甲寅在乾,心星为直符,开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亥止,此阳一局五日足六十时。阴遁九局,甲子在离,英星为直符,景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酉止﹔甲戌在艮,任星为直符,生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未止﹔甲申在兑,柱星为直符,惊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巳止﹔甲午在乾,心星为直符,开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卯止﹔甲辰在中五,禽星为直符,寄宫之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丑止﹔甲寅在巽,辅星为直符,杜门为直使,管十时,至癸亥止,此阴九局五日足六十时也,其餘阴阳各遁仿此。奇门之妙重在节令,法古推原,惟时遁可得中正之气,其吉凶响应,人岂易测哉?超例格局入选择金镜后编。

论六甲出征远行 129

凡出征远行,先立六甲局,从本月旬甲起,乘青龙,歷蓬星,过明堂,出天门,入地户,居太阴,然后无往不利,则百恶不侵,万世皆吉。慎不可犯天狱、天藏、天庭、天牢之方,不利。

论威德之时 129

六丙为威,六甲为德,当此之时,利以为客,发号施令,入其国,马不鸣,犬不吠,回车止,轮折冲,万里敢有举兵来向者,皆反自灭亡矣。天兵动,敌人自恐,将兵征讨,利以为客,人间万事皆吉也。

论三甲合 130

三甲合者,谓甲己之日遁见甲子时也,时局中又临直符,是三甲合於一处也。遇此时可以行兵、布阵、出行、求财、修造、嫁娶、謁贵,一切营谋皆可为也。

论三奇游六仪 130

经云:「乙逢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是谓六仪加奇耑使之格也。而玉女守门则耑为玉女守本旬直使之门,非时加六丁也。而三奇游六仪,究未详细立论,真受书云:「六仪间於奇之中,即游奇仪也。本日甲仪加奇,奇復加仪,其时利,有攸往,其方宜嫁娶、干贵、出行、移徙、修合。」旧法有直符加三奇,谓之相佐﹔三奇加直符谓之权怡,是仪加奇,奇加地仪,均可为吉,况遁甲既用三奇,何独三奇六仪互相加临,则未为吉论乎?歌云:「三奇得使诚堪使。」,又云:「号为玉女守门扉。」二与皆指耑格而谓之也。愚意相佐、权怡两格,虽不能较耑使、守门十分之利,而谋为百事亦可得吉神相辅,又有丙辛、乙庚、丁壬奇合吉论,则相佐、权怡不能置而不用,而与三奇游六仪亦相符合,留以备验,以俟高明参订。

论玉女守门 132

玉女守门者,盘中六丁守直使之门也。世本以守门即三奇游六仪者,非也。盖玉女守门者,守其宫以待直使之门来加所遁之时也。夫玉女,丁奇也,即以丁奇所在之宫,守直使来加临,谓八门游丁奇尚可,谓三奇游六仪可乎?假如冬至上元休门直使,甲子日庚午时、乙丑日己卯时、丙寅日戊子时丁酉时、丁卯日丙午时、戊辰日乙卯时,此六时遁於丁奇所在之宫,是为玉女,凡值此六时,直使必加其宫,故曰玉女守门也。

论游三避五 133

三、五者,七色星中三白与中宫五黄也。凡五黄所到之方,虽合奇门,亦当避﹔三白所临之方,虽不合奇门,亦宜游也,故云游三避五。世本以震三宫为生气宜游,中五宫死气宜避,盖误以中五独寄坤二死门也,若此,则四千三百二十时中,俱向三宫而出矣,不知立春后,中五寄艮为生门,甲子直符临三宫为击刑,若是则为游刑避生矣,特述此以释其谬。

论天网时 133

天网者,八门俱伏,第十干归本局之时,即癸酉、癸丑、癸未、癸巳、癸卯、癸亥也。凡百出入,皆出入於门,八门既伏,如张网於门,出入见罗,故曰︰「天网如值,此时诸事不宜,此门惟逃亡、隐跡。出其方,人不能获。」然网有高低,出有俯仰,凡急避难,视天上癸临何宫—临四宫为入墓,往则不宜﹔临一二宫为低﹔临六宫为触冠不宜﹔临七八宫为高,高时两背负刃,俯身而出至六十步外,但行无疑。凡癸时为天网,癸亥为天网张,惟甲寅直符癸亥时临中五宫为天网四张,此时东南西北皆无出入,故曰︰「天网四张,万物尽伤,强有出者,必有祸殃。」凡值此时,宜静而不宜动也。

论伏吟反吟 135

尝考六十时中星伏,惟六时—甲子直符戊辰时、甲戌直符己卯时、甲申直符庚寅时、甲午直符辛丑时、甲辰直符壬子时、甲寅直符癸亥时,此阴阳之局星伏之定法也。凡六癸时为门伏,阴阳两局皆同。返吟取冲,头绪癸多难以备载也。

论阴阳刑德开闔 135

阴阳刑德开闔者,阴刑阳德,阴闔阳开也。冬至、小寒、大寒在坎德,卯刑酉﹔立春、雨水、惊蛰在艮德,辰刑戌﹔春分、清明、谷雨在震德,午刑子﹔立夏、小满、芒种在巽德,未刑丑﹔夏至、小暑、大暑在离德,酉刑卯﹔立秋、处暑、白露在坤德,戌刑辰﹔秋分、寒露、霜降在兑德,子刑午﹔立冬、小雪、大雪在乾德,丑刑未﹔寅申巳亥为生,故不及也。蓬任冲辅禽谓之阳星,凡五阳星加时为开﹔英芮柱心谓之阴星,凡四阴星加时为闔。将兵以开闔为主客,以刑德定坐击,开为主,闔为客也。

 

论五阳时 136

甲乙丙丁戊五时为阳,二至皆以此五时为阳。一切举动,取天盘三奇合吉门乘之。将兵利客,宜先举。凡出军、征伐、远行、求财、立国邑、安社稷、治民人、临武事、见官、謁贵、移徙、嫁娶,皆吉,惟逃亡难补。经云︰「符、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阳利客。阳干受东部之生气,阳时气升,故用天盘三奇也。」

论五阴时 137

己庚辛壬癸五时为阴,二至皆以此五时为阴。一切谋为取地盘三奇合吉门乘之,将兵利主,宜后应。凡出征、远行、求财、立国邑、安社稷、治人民、临武事、上官、謁贵、移徙、嫁娶,皆不吉,惟逃亡可获。经云︰「符、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阴利主。盖阴干受西部之煞时,阴时气降,故用地盘三奇也。」

论三胜宫 138

万一诀云︰「阳遁用天上直符所居之宫,取本乎天者亲上之意﹔阴遁用地下直符所在之宫,取本乎地者亲下之意。」上将居之而击其冲,百战百胜。一曰天乙宫,经云︰「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星直符即天乙也,坐天英击天蓬,则胜。一曰九天宫,我军立九天之上,而击其对冲之宫,则敌人不敢当我之锋。一曰星门宫,生门合天上三奇之宫,上将行兵坐生门击死门,百战百胜。又曰背婷婷击白奸为一胜,背月建击其冲为二胜,背生击死为三胜,大同小异也。

论五不击 139

一不击天乙宫,二不击九天宫,三不击生门宫,四不击九地宫,五不击值符、直使宫。大抵我军宜居之方,皆不可击,倘其方为敌所据,交兵之时宜避之或抄其后而击之可也。

论地气将顺逆支所属 139

地将者,神后、大吉、功曹、太冲、天罡、太乙、胜光、小吉、传送、从魁、河魁、登明也。此十二神应乎地支,故曰地将,即月将也。求将之法,神后子起,登明亥止,以亥逆躔娵訾,雨水用气是。一将一移,将加正时,吉凶可知,其法以每月中气后某日时刻日躔某次,於本月将出加正时用,其吉凶随各将临方审之。

建寅之月雨水后,日躔娵訾之次,是为登明亥将。

建卯之月春分后,日躔降娄之次,是为河魁戌将。

建辰之月谷雨后,日躔大梁之次,是为从魁酉将。

建巳之月小满后,日躔实沉之次,是为传送申将。

建午之月夏至后,日躔鶉尾之次,是为小吉未将。

建未之月大暑后,日躔鶉火之次,是为胜光午将。

建申之月处暑后,日躔鶉首之次,是为太乙巳将。

建酉之月秋分后,日躔寿星之次,是为天罡辰将。

建戌之月霜降后,日躔大火之次,是为太冲卯将。

建亥之月大雪后,日躔析木之次,是为功曹寅将。

建子之月冬至后,日躔星纪之次,是为大吉丑将。

建丑之月大寒后,日躔元枵之次,是为神后子将。

论庚丙格 141

经曰:「庚加年月日时皆为格。」应以凶论,然遇凶门则忌,若直开休生三吉门又逢旺相,仍以吉论,全在制伏得宜,可成大用,若拘拘於不宜用,未免谬柱而鼓瑟也。又如庚加丙为白入荧,丙加庚为荧入白,为格中最凶者﹔而遇直符,庚加丙则为龙返首,丙加直符庚又为鸟跌穴,均为格中最吉者。吉凶互见,而无发明取用之法,故皆泥而不用。然庚虽直符不可,以甲申所统之时盖以凶论,是直符即受爵任事之人也,虽受甲於庚,譬之凶人,御於国门之外,其人岂曰善良,然每有奇才异能,亦能反正建树,竭尽股肱之力而能犹谓之盗贼耶?若夫庚加年月日时之干,而不得奇及三吉门者,则仍以白入荧、荧入白论。如甲丙相加又得吉门,谁云甲申旬之龙鸟吉格不堪取用乎?又如丙加年月日时之干,皆曰勃格,因丙为阳火,其性暴躁,过犹不及,用事多不靖,故以为忌。盖因举兵,凶象也,战,危事也,故遁甲用兵,凡遇丙庚所加则忌,遇丙相会尤忌,然丙又为奇吉,而果得三吉门相会,亦不能概置不用,似此庚丙加临之处,当宜活看为是。

论龙鸟格 143

葛洪曰:「龙返首、鸟跌穴二格虽无奇门卦局,亦可用事。」窃谓兵家作用,门最紧要,奇家惟此二格为上吉之格,而必须得三吉门,始为万全,若三吉门加临,则不计其生剋之旺衰也。

论星仪动静 143

天主动,故天盘奇仪星门一时一易者,法天行之旋转也﹔地主静,故地盘奇仪星门五日一移,效地势之贞静也。故天盘直符加干以取时,取时者,一时一易也﹔地盘星符临卦气以定局也,定局者,五日一局也,如冬至阳遁坎宫一局管六十时也。

论奇墓 144

最吉者,莫如三奇得使﹔最凶者,莫如三奇入墓。二者吉凶悬绝,皆不宜取用之时也。乙奇入墓於坤未,丙奇入墓於乾戌,丁奇入墓於丑艮。假令阳一局丙寅时,天盘乙奇加之为得使,又为入墓,将何以论吉凶乎?盖奇既入墓,则暗昧不明,虽值得使,当此疲惫之时,乌能任其指使哉?故凡遇奇墓之时,虽值三吉门,亦不宜用。

论孤虚 145

凡主将用兵、安营、布阵,必须依孤虚之法,方能保全士卒,百战百胜,所向无敌。盖孤者,乃高峻独尊之象,常可背而击其冲,其法,即旬中空亡也,如甲子旬,孤在戌亥,戌在辰巳之类。务使阳孤而击阳虚﹔阴孤而击阴虚,则一女可敌十夫。如万人宜用年孤,千人以上用月孤,百人以上用日孤,十人以上用时孤,更有六花大阵—主将坐於中军、裨将坐於青龙、旂鼓振於天蓬、士卒驻於明堂、伏兵潜於太阴、领兵出於天门、旋师入於地户、斩决出於天狱、囚罪繫於天牢、粮草统於天庭、府库藏於华盖,如甲子旬,子为青龙﹔甲戌旬,戌为青龙之类。六甲旬亥酉未巳卯丑为阴虚,戌申午辰寅子为阳孤,对而击其冲,分阳孤击阳虚,阴孤击阴虚也。

论五不遇时 146

五不遇,阳剋阳干,阴剋阴干,即子平家七煞之义也。选择日时,此煞极凶,纵有奇门,不用。经曰v:「时干剋日损其明,甲日原从午上评,举此一元为起例,损兵折将弃干城。」谓时干剋日干,如甲日庚午时。

论天辅时 147

天辅者,天皇大帝之辅,太白分司,天恩理事守於六甲,泽於兆民,入官、服罪、远行、求财、移徙、嫁娶、求官、到任,人间万事,皆宜用之。虽斧鉞在前,天犹赦之,其妙莫测。谓甲己之日己巳时、乙庚之日甲申时、丙辛之日甲午时、丁壬之日甲辰时、戊癸之日甲寅时也。

论六仪击刑 147

六仪击刑者,谓甲子直符临三宫,子刑卯也,为无理之刑,防人暗算﹔甲戌直符临二宫,戌刑未也,为恃势之刑,主事多参商﹔甲申直符临八宫,申刑寅也,为无恩之刑,同上论﹔甲午直符临九宫,午自刑也,为高大之刑,主有自残,事体错乱﹔甲辰直符临四宫,辰自刑也,同甲午论。故不宜行兵战阵,人间谋为万事皆不吉也。

论空亡 148

有日旬空亡,有时旬空亡,十干截路空亡,惟出行最忌截路空亡。凡吉事遇空,则吉事不成﹔凶事遇空,则凶事不成。乍病遇空,则却﹔久病逢空,则死。如日时逢太岁,则却﹔久病逢月建,则亡之类。大约日奇重日旬空亡,而时奇重时旬空亡。

论三盘入墓 149

如地盘三奇入墓为主,事则暗昧,为欲不为,进退狐疑不决,反覆之象。

如天盘三奇入墓为客,事有乖张,遇而不遇,明中投暗。天地六仪若入墓与三奇同断。

如天地两盘三奇六仪虽临於墓宫,合吉凶等格,分主客,各有吉凶。若奇临於墓宫,得日时相生,又不可以凶吉也。

论日干时支 150

时干剋日支,乃贱犯贵、幼犯长之义,犯此大凶,惟甲日剋时尤甚。当审其衰旺,如日旺时衰,虽剋无妨﹔时旺日衰,一剋不救矣。剋凶生吉经日时干入墓不可救,然惟丙戌时为墓,到巽宫则墓开﹔丁丑时到坤宫则墓开﹔己丑时亦然﹔壬辰时到乾宫则墓开﹔癸未时到艮则墓开。又天盘六仪击刑,其墓亦开。又丙戌时遇辰月日时,则墓开,则随事大小而取裁之,但我星门受剋入墓者不救,虽墓开亦不救,故曰︰「时剋日干必遭殃,日剋时干必有伤。」

论应期 151

奇门一盘星门生剋奇仪吉凶固然已定,至应何年月日时,又当其事之远进,或应年月日,或应时日,星门奇仪衰旺而断,神而明之,不可执定。先定其支,后配其干,其得干支之法,惟在正时定之,假如甲子直符加离九宫为子,午一冲,子与丑合,应在丑年月日时﹔甲午直符加坎一宫亦为子午相冲,午与未合必应﹔未日甲寅直符加坤二宫,为寅申相冲,寅与亥合,应在亥日﹔甲申直符加艮八宫,亦为寅申相冲,巳与申合,应在巳日﹔甲戌直符加巽四宫,为辰戌相冲,卯与戌合,应在卯日﹔甲辰直符加乾六宫,亦为辰戌相冲,辰与酉合,应在酉日,此值符相冲法,定支亦如此。甲戌直符加坤二宫,为戌刑未,卯与戌合,应在卯日﹔甲子直符加震三宫,为子刑卯,子与丑合,亦应在丑日﹔甲寅直符加巽四宫,为寅刑巳,寅与亥合,亦应在亥日,此值符相刑法,定支者亦如是。直符落在旬空,必以出旬断之,假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是加在乾六宫,必是应在戌亥日,以戌为重,阳与阳比,阴与阴比,此旬空法,定支者亦如此。如又不冲、又不刑、又不空,断之则必看天盘六仪所带之支以定,其支亦照看。其冲合,逢冲以决其合定支,逢合以决其冲地支可矣。其天盘所带之支,又不冲、又不合,以星门生剋定之,生逢生日,克逢克日应之。内中且有先后分别,符应主先,使应符后。

论暗干 153

传曰奇门既分三盘,上、下盘内俱有一干,地盘宫中有一奇仪也,天盘星上亦带一奇仪也,上下相对,一照成格,显然可知。其人盘内藏著玄微,名曰暗干。暗奇非同格悖之论,只专视其庚、奇,带奇为吉,带庚为凶。重在主星之下,飞门有无暗庚、暗奇,落在餘宫,则勿论矣。妙在暗干玄微,凶中藏吉,吉内有凶之奥也。假如飞门(即直使之门)既生主星,飞门内又忽有庚到,凡百事,外面虽然美备,内中蹭蹬﹔又如飞门既克主星,凡百占之大凶,而飞门内忽有奇到(即飞干之乙丙丁),凡百事外面虽凶,内中实多暗护。经云︰「若隐若现,若有若无,飞干之谓也。」观暗干之法,如阳一局,明庚在震三宫,其盘所到之处为天上六庚,伤门所到之处即为飞门,人盘暗庚也﹔如带来暗奇,亦如是可明矣。

论年白法 155

其法,上元甲子六十年用阴遁一局,中元甲子六十年用阴遁四局,下元甲子六十年用阴遁七局,是本年之干之在何元内以定局,再看旬首在何宫,一年一移宫。假如庚戌年,下元七局管事,庚戌旬头係甲辰所属,即以七局三宫甲辰上逆数至庚戌在六宫,即以六白入中五,五黄在四宫,查道光庚戌年,係在下元甲子元内,至同治三年甲子则交上元矣。歌曰︰「上元甲子一白求,中元四绿却为头,下元七赤居中位,逆寻星位逆宫游。」假如下元甲子七赤入中五,六白、四宫、五黄三宫俱仿此。

论月白法 156

其法以本月之支,视孟仲季以定上中下三元,俱用一四七局逆数,再看何甲旬头在何宫,一月一宫。假如乙酉月係甲申旬所统,以阴一局八宫起甲申逆数至七宫即乙酉,即以七赤入中五宫,五黄则在三宫矣。假如子午卯酉年,正月八白入中五宫,七赤在四宫﹔辰戌丑未年,正月五黄入中五宫﹔寅申巳亥年,正月二黑入中五宫。经云︰「千工万工求年白,百工时工求月白也。」

论日白法 157

日家白法不难求,二十四气六宫周,冬至雨水及谷雨,阳顺一七四中游,夏至处暑霜降后,九三六局逆行留。假如冬至后甲子为上元,起一白乙丑二黑﹔雨水后甲子为中元,起七赤乙丑八白﹔谷雨后甲子为下元,起四绿乙丑五黄,并顺佈,求值日星入中宫顺行﹔夏至后甲子为上元,起九紫乙丑八白﹔处暑后甲子为中元,起三碧乙丑二黑﹔霜降后甲子为下元,起六白乙丑五黄,并逆佈,求值日星入中五宫逆行。

论时白法 158

冬至三元一七四,子午卯酉顺佈之﹔夏至三元九三六,子卯午酉逆排之。如

子午卯酉日,冬至后子时起一白、丑时二黑,顺行入中五。辰戌丑未日,冬至后,子时起七赤、丑时八白,顺行起中五。夏至后,子时起三碧、丑时二黑,逆行起中宫。寅申巳亥日,冬至后,子时起四绿、丑时五黄,顺行起中五。夏至后,子时起六白、丑时五黄,逆行入中五。

论纳音 158

歌曰︰「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戊辰己巳大林木,庚午辛未路傍土,壬申癸酉剑锋金,

甲戌乙亥山头火,丙子丁丑涧下水,戊寅己卯城头土,庚辰辛巳白腊金,壬午癸未杨柳木,甲申乙酉泉中水,丙戌丁亥屋上土,戊子己丑霹靂火,庚寅辛卯松柏木,壬辰癸巳长流水,甲午乙未沙中金,丙申丁酉山下火,戊戌己亥平地木,庚子辛丑壁上土,壬寅癸卯金泊金,甲辰乙巳覆灯火,丙午丁未天河水,戊申己酉大驛土,庚戌辛亥釵釧金,壬子癸丑桑柘木,甲寅乙卯大溪水,丙辰丁巳沙中土,戊午己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壬戌癸亥大海水。」法曰︰「子午银灯架壁鉤,辰戌烟满寺中楼,寅申汉地烧柴湿,此是六十花甲头。」

论十二宫分野 160

历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言每度分作三十二分,再以四分定之,每分各八四分度之一,言一度三十二分,言度之一只八分也,言周天三百六十五度餘八分也,日一日行一度有奇,一年行尽三百六十五度餘八分之数。

二十八宿度数自立春始虚初度。

初八度。危十五度。室十七度。璧九度。奎十七度。娄十一度。胃十五度。昴十度。毕十五度。参九度(附觜)。井三十度。鬼二度。柳十二度。星五度。张十七度。翼十九度。軫十七度。角十二度。亢八度。氐十五度。房五度。心六度。尾十七度。箕九度。斗二十二度。牛六度。女十度。

以上共三百三十八度,每宿俱有初度,除觜附参止二十七宿,该二十七个初度并三百三十八度,今正度足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也。

子、元枵、女虚危、齐分野、属青州(山东济东泰武登莱青天津)。

丑、星纪、斗牛、吴越分野、属扬州(苏松常镇太淮扬江寧福建全省广东全省安徽全省浙江全省江西全省)。

寅、析木、尾箕、燕分野、属幽州(顺天宣永保易河)。

卯、大火、氐房心、宋分野、属豫州(归德曹州徐州济寧)。

辰、寿星、亢角、郑分野、属梁州(开陈洛光颖)。

巳、鶉尾、翼軫、楚分野、属荆州(汉黄德武昌荆襄郧韶廉广西全省岳常澧长沙衡宝辰永靖柳都匀思镇黎石平)。

午、鶉火、柳星张、周分野、属周之三河(河南府许陕汝信各州并南阳府陕商州贵铜仁)。

未、鶉尾、井鬼、秦分野、属雍州(西同凤兴汉邠乾延榆绥郡巩秦阶平庆成绵龙茂顺保潼忠西重叙夔嘉雅寧瀘眉云南大理临安楚曲顺镇丽江腾蒙各州)。

申、实沉、觜参、晋分野、属并州(山西全省)。

酉、大梁、胃昴毕、赵分野、属冀州(正定府赵祈冀深各州翔州大同)。

戌、降娄、奎娄、鲁分野、属兗州(兗沂泗邳)。

亥、娵訾、室璧、卫分野、属河北(彰怀卫大名临清东昌曹州各县)。

论总发天机 163

盖三奇八门六仪九星八卦九宫皆五行之所属,不过赖五行生剋旺相制害刑冲胎绝养死贵禄空亡乘生陷旺之理,人能触类引申,则三才万物之道,尽可不求哉!

如天盘九星奇仪八门属金,加於地盘诸星属木,此谓金剋木,谓之客来伤主,战利为客,行兵先举,放炮吶喊,士卒精强,百战百胜,凡求谋请益、交易等事,败破忧惊,宅舍暗昧,遭逢小人、贼盗,惟行人即至,若金旺木衰,其凶尤甚,金衰灾凶稍可。

如天盘诸星属金,若在衰墓死绝之时,加於木宫,乃无气之金,则不能伤木,木若在生旺之时,则木星为吉,木若在衰墓死绝之宫,则凶终不能免。

如天盘木加於地盘火星,是谓木能生火,为客来生主,战利为主,谋为一切等事,皆如心志,百事大吉,如有重木临生旺之宫,此为贪生之木,反压火光,火渐自灭,若木临退气之宫,或木少火旺,则为枯木生火,大利主兵,宜暗计征讨,百事大吉。

如天盘土加於地盘金,亦为客生主,若係土旺或有重土,则虽生金而被土埋,必有暗兵埋伏,或贤士英豪失志,或忠烈受屈无伸。

如天盘水加地盘金,乃主伤客,宜偃旂息鼓、禁声攻敌大胜,凡谋,多破耗,有始无终,为宜求名显达,官事得理,出行吉。

如天盘金加地盘土,乃主生客,宜耀武扬威,客兵大胜,凡谋为始终劳碌,耗散费力,方得安妥。

如天盘与地盘九星奇仪门宫五行一样,谓之比和,如金临金、火临火之类,若逢生旺之时,由我为主客,诸事吉,军兵奏凯﹔若临衰墓之时,诸事宜迟,宜埋伏、暗剿,利为主客﹔若在衰墓死绝之时遇日干相生,谓之绝处逢生,迟为后吉﹔若在死墓之时,又被本日时冲,谓之无气,受伤绝灭,生意终不利也。若诸星逢旺禄之时,或被冲剋制害,终不为凶,如诸星在旺相又逢生者,为喜上加喜﹔在墓绝受剋者,忧上加忧。衰墓逢生旺而好渐来﹔若旺受剋,美景将退。

如地盘生天盘,乃我生者子孙,凡事先难,如父母养育子女,常怀忧惜之心,待子成人而后有望,好事日新,永远吉庆,为主者,宜施恩布德,选将求贤,凡事谋为,克己破费,若合吉格,主好事破财,如遇蓬休壬癸,主酒筵、湖海、水面、交易,或虚惊、水灾之厄﹔逢任生芮死,主田土、山岗、坟塋、死女、少男、喜庆灾厄之费,餘仿此,各有条款,在前已详言之。

如天剋地,是剋我者为官鬼,大利为客,凡事只宜守旧,不可强谋,反破财、有始无终,谓之剋我者,囚也。

如地剋天,乃我剋者为财,行兵利主,若求官、求名、官讼、捕猎吉,以下之事不利於后,成之反伤,终不久远,谓之我剋者,休也。

如天盘生地盘,是生我者为父母,战利主大胜,凡求谋、干謁、婚姻、商贾、营宅等事,大吉,不可妄为,敬谨而行,永远吉庆,谓之生我者,旺也。

论五行生剋制化 167

五行有生中剋,如金生水,水盛则金沉﹔水生木,木盛则水阻﹔木生火,火盛则木烬﹔土生金,金盛则土衰﹔火生土,土盛则火蔽。有五行有剋中生,如木剋土,土厚喜剋,是为秀耸山林﹔土剋水,水盛喜剋,是为撙节隄防﹔水剋火,火盛喜剋,是为既济成功﹔火剋金,金盛喜剋,是为煆炼成器﹔金剋木,木盛喜剋,是为斲削成器。

水下、火上、木左、金右、土中,以位言也。

水黑、火赤、木青、金白、土黄,以色言也。

水曲、火炎、木直、金元、土方,以形言也。

水润、火燥、木敷、金敛、土溽,以性言也。

水咸、火苦、木酸、金辛、土甘,以味言也。

故在天则为火、为日,水为雨,木为风,土为云,金为雷﹔在地则火为火,水为河,木为林,土为山,金为石﹔在人则火为心,水为肾,木为肝,金为肺,土为脾,又火为血水、为骨,木为筋,土为肉,金为皮。人第知火能剋金,不知金遇旺合,则金中有水,火遇剋金而反受其剋,此生中剋,剋中生,变化无穷,不可不审也。

如土生金,土遇旺合,则生之不竭,如土相时,未离父母之胎,则土中尚存火气,不特不能生金,金且受其制。如金生水,金逢旺合,则生水无疑,如金相时,金中尚存土气,不但不能生水,反受其制,木火水皆然,此中秘诀不可不知。

干支星门问答 169

问︰「本数星门受剋,而干居旺地,是有始无终。凶中有救乎?」曰︰「然哉,君可语数指出元机来,北有池,男有台,阴阳元理贵心裁,炼得三盘真气候,风云呼吸取诸怀。」语毕无辞,君莫厌我将永别上天台。

又问︰「本干宜居旺地,倘庚临时干,数所最忌,宜衰不宜旺,日干总是本身宜旺不宜衰?」

假如有人问病於符使上,既断其大概之吉凶,復於本正时上看本干阴阳,或起长生轮去,病到何宫?宫上有奇否?有庚否?得门否?宫下受迫否?不落旬空?一一看之,如前断之,自验。又有人问婚姻,宜看冠带宫,冠带具成人之礼也,占婚姻必看此宫﹔问初进之功名,宜看临官﹔问迁职之功名,宜看帝旺﹔谋生、求禄、补廩、觅食,宜看养宫﹔產育、寿考,宜看长生宫,若配以十二天将,更得其精微。

又曰︰「四干之下,各带一支,看其冲合,地盘两干之下,各坐一宫,看其墓旺。墓旺所以验吉凶,冲合所以验动静。凡事未发而遇冲则动,既发而冲则散﹔事未起而遇合则静,既起而遇合则成,然又当以星门合看,不可执定。」

假如正时是乙卯时,坐专禄(乙禄在卯),乃为大美,若坐到坎宫,乃乙木之病乡,其体必强旺,比如壮人,尚可支撑﹔若正时是乙亥,乃乙木之死地,又坐坎宫,则本身久已无气,病必死,战必败,谋事不成﹔或正时是乙酉,酉本乙木之绝地,若坐到离宫,为绝处逢生,病药而后痊,战阵而后胜,谋事久而后成﹔若正时是乙卯,又坐到寅卯辰巳午未申诸宫,方为得地,最吉。假如正时是丙戌时(丙木於戌),时干入墓,若坐到巽宫,其下地支乃壬辰,辰戌一冲,墓库已开,又为冠带之乡,做事先难后易,日久乃成,然又当以主飞流看合,方毫釐不差,以上指丙言也,餘干可以类推。

问︰「乙遇辛丁遇癸,冲坏即成凶格,独壬见丙为何不成凶格?」曰︰「此皆诸书之误也。盖丁见癸即使门也,癸见丁即符宫也,直使门也。若宫吉门吉,稍见相冲,不为大害﹔宫凶门凶,见之大凶,更丁见癸,在值门,则我吉,盖奇在我也,癸见丁,在使门,彼吉,盖奇在人也,秘之。」又问︰「玉女守门此奇在人,何又为吉格?」曰︰「守扉不过是阴私和合事,当因时而断。」

问︰「诈吉门奇到,如时加六庚、六辛、六壬,可以出门否?」传曰︰「六辛、六壬有奇可出﹔时加六庚,虽有奇,不可出。」

又问︰「逃难藏身,使门既吉符宫或有庚到,可以出门否?」曰︰「逃难本身已有难,故可出﹔平居无事,断不可出。」

又问︰「使门不可出,可以出符宫否?」传曰︰「临阵可背,出门则不可也。倘本星受剋,即背亦不背,当秘记之。」

又曰︰「出三奇三吉,以发兵时言也。背天罡、亭亭、月建、游都、雷公等法,以临阵言也,各用有準。」

门数既占矣,三奇不到,使门奈何?曰︰「奇到出奇,不然向天上而去,如庭中六步,郊外六丈是也。」又问︰「与眾兵出乎?抑独自出乎?」曰︰「庭中自出,郊外同出也。」

经曰︰「凡动作营为,得三奇到方吉,到宫不拘,年月禁忌厄煞皆退避,化凶为吉。」

传曰︰「地下三奇避八卦,即庚丁墓丑,乙丙墓戌之类是也。」

传曰︰「支煞看使,门干煞,看符宫,干为天煞,支为地煞,凶多吉少。倘所到之煞甚凶,得三奇可解,遇天罡亦可解。倘三奇在地下与诸煞同处,诸煞远避,应无灾害。如三奇在天上,忽然加临,诸煞起而復退。」

︰「四隅每一宫有两支落位,如使门落在艮宫,还看丑宫地煞,还看寅宫地煞,抑两宫俱看否?」

传曰︰「本时支属阳,则看阳宫﹔本时支属阴,则看阴宫。故曰︰『阳与阳比,阴与阴比』是也。如杜门到兑宫,是主门被流宫所剋了,问行人似乎不来,然杜门逢剋则开,欲金旺必到,秘之,八门可以亦推。」

传曰︰「生门,土也,死门,亦土也,土虽同而异用,一生气,一死气,所以异也,如杜门、伤门皆木也,而用亦异,杜则重而轻有缺反轻,杜则闭而不出,伤则受而可救。」

如兑金剋伤门,问病主刀箭疮刃或嗽或脓血或肝病之类是也﹔乾金主剋伤门,或跌打或石压或登高而墬或肝病或嗽症於伤寒之类是也。遇木旺金衰不妨,金旺木衰必死,金衰木旺亦死。

如兑金剋杜门,或腹胀或骨硬或膈噎或便闭,逢木衰金旺,则痢疾呕血之症,必死。木旺金衰虽重不妨,八门由是类推无失也。

问︰「五行首重衰旺。三月建辰,应土旺,又三月乃清明节,係卯木司令,应木旺,果否?」

传曰︰「依奇门则木旺,依节气则土旺,两者宜兼用。如生门直符,则木不能剋土﹔伤门直符,则木又能剋土,盖两旺因乎直符,万不可易。」

又曰︰「若遇杜门如何?」曰︰「微有所别。」

又曰︰「死门、生门均一土也,衰旺还同否?」曰︰「生旺春夏,死旺秋冬。」

又问︰「天禽寄天芮,衰旺同否?」曰︰「天禽虽寄西南,实居中宫,无分阴阳,遇辰戌丑未月,则皆旺矣。」

问︰「人有病,生死未判,还看生宫,看死宫?」曰︰「少年看生宫,老年看死宫,有奇到宫者,不迫乃吉。」

问︰「沐浴何谓也?」曰︰「沐浴者,欲发未发,机将漏之意也。」

问︰「何为绝?」曰︰「绝看甚多。绝者,生气尽,无订交,遇绝,则财进而疏婚姻,遇绝则情反而逆,触类而通,何求不可?且此中更有妙处,符宫之干为主,使门之支为客,胎旺同推。」

问︰「帝旺何义?」曰︰「假如婚姻遇帝旺,在男得休而成吉,女亦强良而助家。阴干得之应女,阳干得之应男。落空亡,则为假婚﹔遇空亡而成守扉,断然是野合。」

问︰「养字其意何?」曰︰「养包得多,求谋活计,皆可类推,不能尽述。」

问︰「假如本干坐落之宫既得生旺,而本干所带之支乃是衰绝,吉凶取用何如?」曰︰「干支十二有弃取,符使加临如联珠,逢帝旺绝虽难用,只看坐宫不看支。须知来意应其方,不因符使因其餘,举将出兵逢帝旺,指挥妙算乱能除,若还逢绝又逢衰,片甲不回居墓衰,星奇既得干逢绝,有始无终真奇哉。」

问︰「天蓬星利於亥子月,春夏将兵不利,倘春夏月直蓬是水,而飞门是景,乃水剋火也,可以用兵乎?」曰︰「蓬虽能剋景,总是无力耳。」又问︰「遇子日子时,何如?」曰︰「稍差胜,符使虽分先后而断,符吉主应先凶而后不利,符重门轻,以数言也﹔门重符轻,以出兵时言也。若星门并吉而格未吉,吉中有凶﹔星门最凶而格最吉,凶中有吉。符为父,使为母,符受剋则父亡,使受剋则母亡﹔又符为本身,使为妻子,生剋亦同推﹔而符为天,使为地﹔符为君,使为臣同推。流宫生主门,属土,主增田土﹔属金,主增财帛﹔属木,主增房宅﹔属火,主增文章﹔属水,主增秀士。」

问︰「八诈一盘缘何把十二天将折去几位,又把九天九地贵人直符插入内中,是何主见乎?」

传曰︰「十二天将所以配十二地支也,八诈所以配八宫也。」问曰︰「假如星门直符诈得白虎,可无妨否?」曰︰「有害。其中吉凶当随八诈配以六壬所落宫位断之。」又曰︰「伤门直符诈得九天可有害否?」曰︰「最吉九天、九地,前贤未曾分剖。总之所到皆吉,大抵九天、九地则天地於我不大,其覆载有何不吉?」又曰︰「倏为吉,倏为凶,倏为我用,倏为彼用,人不知,神不测,天地莫能窥,其微乃谓之诈。盖八诈之中,惟九天、九地、太阴、六合为吉,於皆凶,然诈凶而星吉奇到者,不妨。又一等诈虽凶,我星门剋彼者,异不妨,彼不居旺令者,亦不妨,如不得星门,又逢凶诈剋星门者,乃为大凶。」

假如我坐天任生门,诈得元武,宜防小人盗贼,然土能剋水,虽有小人,不足为害,彼居旺令者,若我居囚死,稍畏之。星门剋主门得地者,吉。

又八诈之生剋,须以我星门同敌之门宫合看。

八诈八属 181

直符。

白虎属金。

九天属金。

九地属土。

六合属木。

太阴属金。

元武属水。

螣蛇属火。

朱雀属火。

勾陈属土。

论干支合变 182

甲己化土,田园之土,情同夫妇,中正之义。

乙庚化金,嵌饰之金,情同将士,有恩威之用。

丙辛化水,浆胆之水,情同君臣,为势力之交。

丁壬化木,藤罗之木,情同朋友,为淫讹之局。

戊癸化火,焰燥之火,情同僧道,为妒忌之嫌。

子合丑,实丑合子虚,二合化土,为兰房之合,夫妇之义也﹔寅合亥,破亥合寅就,二合化木,为生洩之合,父子之义也﹔卯合戌,亲戌合卯就,二合化火,为规矩之合,兄弟之义也﹔辰合酉,亲酉合辰离,二合化金,为投托之合,朋友之义也﹔己合申,信申合己疑,二合化水,为合伙之合,僧道之义也。

奇门法窍卷三

八门九星吉凶剋应 189

休门为阴气之位,坎宫之使,其星为一白,天蓬属水,坎者,陷也,居五行之首而生物,不敢与离火相敌,故曰休门。休者,美也,主冬,旺於壬子癸亥年月日时方,出此门者,无往不宜﹔来此门者,主有吉庆之事。出此门者,行二十里,见长吏大人或引猪羊车马等人及见跛足人,行三五十里,见蛇属水中等物。休门宜上表章、选将、兴师、安营、上官、赴任、謁贵、应举、迁移、嫁娶、求才、远行、商贾、修造、竖柱、安息、休兵,凡举百事,皆宜休门,驭二宫之气,以镇坎也。经云:「休门坎德万事寧,出师大利出门行,三奇之下引兵出,神道昭彰效助灵。」

天蓬星宜安守边寨、修筑城池、屯兵固守、开穴造葬、移徙,主火灾、营造、损胎孕、争斗、见血光、上任、多盗贼,春夏吉,秋冬不利,又为贪狼星也,主兗州分野。

死门为刑戮之门,坤宫之使,其星为二黑,天芮属土,坤者,顺也,因与艮土对待復生,有生则有死,故曰死门。死者,终也,主旺於四季,辰丑未戌戊己年年月日时,将兵对敌,背生击死则获大胜。来此门者,报仇、行间、设伏、争斗,主有凶恶等事,宜谨防之。出此门者,行三五十里,牛骡骑犊血光死伤或逢丧葬之事,二十里见哭泣或疾病皂衣人或枷锁重囚应之。

死门宜啟攒、安葬、攻城、行刑、诛戮、射猎、筌鱼、网兽、开田、修路、塞水、填基,餘事不宜。出师失律,损将折兵,经曰:「死门坤道更得灵,误行其下定无魂,只有送犯临玆吉,若为他事不堪论。」

天芮星宜屯兵、固守、训练士卒、受业、修道、交易、田產、安葬、招贤、结友、驱邪、治病,四时皆吉,又为巨门星也,主梁州分野。

伤门为六害之门,震宫之使,其星三碧,天冲属木,震者,动也,动而受兑金之剋,故曰伤门。伤者,损也,主旺於春,甲乙寅卯年月日时,将兵出战,士卒恐怖,只宜固守。来此门者,主有凶恶争斗、损害等事﹔出此门者,三十里或三里见损伤之物或争斗血光之人或扭猪產妇犬吠牛鸣小人交争应之。

伤门宜捕捉、征伐、索债、博戏、求神、筌鱼蹄兔、收货、兴讼,伤门驭四宫之气,以镇震也。经云:「伤门震位恐惊危,万里闻声人惧威,将兵出战多忧虑,涉猎丛中得获归。」

天冲星宜选将、出师、交锋、战阵、报仇、捕贼、探围、射猎,餘事不利,春夏吉,又为禄存星也,主徐州分野。

杜门为闭塞之门,巽宫之使,其星四绿,天辅属木,巽者,入也,受乾金对宫之剋,敛跡退藏以避之,故曰杜门。杜者,绝也,主旺於甲乙寅卯年月日时,将兵不宜出战,只宜固守及邀截、隐匿。来此门者,主抑塞耗失忘命追寻之事﹔出此门者,四十里或四里,见修筑、惊惶之事,或见凶恶之人,或暴风急雨应之。

杜门宜隐伏、讨逆、诛戮凶暴、判决、刑狱、填塞坑坎、邀截道路,不利兴兵征伐,宜坚壁固守,凡举百事俱凶。杜门驭九宫之气,以镇巽也。经云:「杜门之下阴气蒙,误行其下妄西东,不宜举兵征战事,只宜固守待时通。」

天辅星宜选将、求贤、交锋、破阵、得地千里、造葬、婚姻、娶嫁、应举求名、商贾交易、修道、设教、移徙、营建,春夏吉,又为文曲星也,主荆州分野。

天禽星,中宫土也,主旺於四季辰戌丑未年月日时,将兵交锋,大战报捷,开疆展土,四时皆利,自有百灵相助,宜祭祀、求福、除邪、祛凶、赏功、封爵、上官、赴任、选举、求名、移徙、竖柱、修造、求财、交易、宴会、上书、献册、入官、伏罪、謁贵。经云:「天禽之宿是廉贞,万事为之福自臻,大将出师先报捷,封疆化雨及斯民。」加三四宫利为客,一宫利为主,四季吉,又为廉贞星也,主豫州分野。

开门为显扬之门,乾宫之使,其星六白,天心属金。乾者,健也,乾为天行健而不息,因对宫巽木受剋而杜绝,造化终无闭绝之理,闭则復开,故谓之开门。开者,闢也,主旺於秋,庚辛申酉年月日时,将兵客胜,被围突出伏匿避难。来此门者,主封赐、进献、求请、謁取、吉庆等事﹔出此门者,或六里六十里有人执持酒食牵牛骑马,或紫衣阴人,或四十里遇相识之人应之。

开门宜求财、謁贵、上官、赴任、求名、应举、远行、商贾、嫁娶、造葬、移徙、开门、放水、导泉、穿井、行兵、闢地、开疆拓土,所向通达。开门驭八宫之气,以镇乾也。经云:「开门乾道利元亨,将兵远出震威声,凡百所谋无不吉,万里扬名获利行。」

天心星宜选将、出师、扬威、佈阵、擣巢、破敌、展土、开边、求仙、纺道、合药、治病、入官、见贵、求名、移徙、商贾、远行、营建,秋冬吉,春夏凶,又为武曲星也,主冀州分野。

惊门为奸谋之门,兑宫之使,其星七赤,天柱属金。兑者,悦也,因对震宫而感动,故谓之惊门。惊者,骇也,主旺於秋,庚辛申酉年月日时。将兵主士卒有惊伤、败亡、攻劫之虞。来此门者,主惊走、失逃、诡诈、虚惊,凶逆之事﹔出此门者,行七里见大惊小怪之事,或阴人道路阻隔车伤马骤鸦鸣雀噪应之。

惊门宜捕捉盗贼、斗讼、恐惑乱眾,虚诈诡譎、攻击伏兵,利於西方,凡百举事,忧祸随之。惊门驭六宫之气,以镇兑也。经云:「惊门出入心不安,明中说事审其端,宜获奸人谋异事,顺天掩捕不为难。」

天柱星宜固守、屯兵、修筑塋垒、训练士卒、安养锐气、修造、祭祀、隐跡、埋形,餘事不宜,秋冬吉,又为破军星也,主雍州分也。

生门为通泰之门,艮宫之使,其星八白,天任属土。艮者,止也,天地生物之化育,不能终止,终止则復生,生而不息,故谓之生门。生者,育也,主旺於四季,戊己辰戌丑未年月日时,将兵从生门引兵而击死,百战百胜。来此门者,主进献、归投、吉庆等事﹔出此门者,行八里见贵人乘马或遇公司官吏之人应之。

生门宜兴兵、发令、上官、赴任、造葬、婚姻、入宅、归伙、求财、博戏、应举、求名、远行、商贾、交易、经营、修方,凡举百事所向,皆得。生门驭三宫之气,以镇艮也。经云:「生门仁德阳气生,惟宜百事好经营,上书献贡奇门吉,所向之星甚协情。」

天任星宜安邦、建邑、选将、出兵、婚嫁、上官、商贾、求谋、造葬、修方、应试、求名、謁贵,四时吉,又为左辅星,主青州分野。

景门为进奏之门,离宫之使,其星九紫,天英属火。离者,丽也,因兑坎水涵太阳日精,重明丽於天中,化生万物之故,故谓之景门。景者,大也,主旺於丙丁巳午年月日时,将兵量敌而进,破围突阵不凶。来此门者,主上书、索债、争婚、论讼等事,出此门者,或九十里九里见惊恐盗贼火光失物,或有风雨疾病中途逢劫,或见蛇火,或见罪人应之。

景门宜求贤、访士、上书、献策、受道、学业、觅职、求官。景门驭一宫之气,以镇离也。经云:「景门离九正当阳,上书献策出其方,突阵破围进士卒,於是随之道不祥。」

天英星宜面君、謁贵、上书、献册、干求、升擢、宴会,餘事不宜。夏吉,又为右弼星也,主扬州分野。

八门临时断绝 200

开加乾(乾卦),若遇天心加於此宫,为伏吟之格,只宜访道、求贤、积粮、收穫、练兵、藏宝、暗伏兵机、防守,诸事不宜﹔如有别星加於此宫,或三奇及格,万事大吉,合凶格则凶。

开加坎(讼卦),主贵人相扶,进益金宝,牛马之利,名成利遂,若合三奇吉格,尤吉﹔合凶格,凡事先吉,后有耗失,吉事减半。

开加艮(遁卦),凡事有耗失利,为客事宜迟,若合吉格、三奇,万事大吉,出兵大胜﹔合凶格只宜固守。

开加震(无妄),出兵利客,合三奇吉格,诸事大吉﹔合凶格,只宜固守。

开加巽(姤卦),出兵利客,若天心星加临此宫,宜捣巢、破敌,百战百胜,合吉格尤吉,合凶格名曰返吟,只宜散兵、赏赐、移营、迁徙,餘事大吉。

开加离(同人),出兵利主,求名、官讼吉,合吉格、三奇尤吉﹔合凶格凡事迟吉,先举为强。

开加坤(否卦),出兵利客,诸事耗失,若合三奇、吉格,将兵战胜,诸事亦吉﹔合凶格,凡事迟吉。

开加兑(履卦),出兵主客俱利,合三奇吉格,战必全胜﹔合凶格,战宜计胜,凡事皆凶,先者利主刑伤。

休加坎(坎卦),若遇天蓬星加於此宫,为伏吟之格。战宜固守,凡事不吉,为宜开沟、养鱼、造酒、积粮、买鱼盐,迟则有利,若合吉格,凡事迟吉﹔合凶格,万事皆凶。

休加艮(蹇卦),出兵利主,求名、官讼吉,合奇吉格战则胜,凡事先难后易之象﹔合凶格战宜固守,百事吉。

休加震(屯卦),出兵利主,若合吉格、三奇,战必全胜,凡事吉﹔合凶格,战宜固守,百事不吉。

休加巽(井卦),出兵利客,合三奇吉格,战则大胜,万事永远吉祥﹔如合凶格,诸事半吉,战宜固守。

休加离(既济),若天蓬同临此宫,为返吟,战利客兵,大胜,又宜散粮、赏赐、放水、开沟、挖井、通渠﹔若合凶格,凡事不宜,如合别星吉格三奇,凡事半吉。

休加坤(比卦),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战胜吉﹔合凶格,凡事凶。

休加兑(节卦),出兵利客,若合三奇吉格,当用机胜,凡事亦利,永远亨通﹔如合凶格,诸吉减半,迟则禎祥。

休加乾(需卦),出兵利客,凡事先施仁义,后得吉祥,若三奇吉格,战胜、事利﹔若合凶格,战固守,诸事欠利。

生加艮(艮卦),若逢任星加於此宫,为伏吟,战宜固守,诸事不利,如别星加此宫合吉格,战胜吉﹔如逢凶格,精兵休动,吉事成凶。伏吟利开田、耕种、筑墙、塞路、填井、收货、积粮。

生加震(颐卦),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一敌百人,凡求有遇﹔如合凶格,战守皆凶。

生加巽(蛊卦),出兵利主,若合三奇吉格,百事大利,战必大胜﹔合凶格,诸事先吉后败,用兵须防危险。

生加离(賁卦),出兵利客,宜施仁义,以利诱之,若合吉格三奇,不战自退,化邪归正,凡事皆遂﹔若合凶格,凡为自损,有始无终。

生加坤(剥卦),如天任星加於此宫,为返吟,只宜散兵、赏赐,若别星加之,合三奇吉格,战利主客,全胜﹔合凶格,凡为不利,兵宜固守。返吟格只宜破土、崩墙、坏屋。

生加兑(损卦),出兵利主,贼必求合,事多进益,合三奇吉格,万事亨通,战则大胜﹔合凶格,凡事半吉,战宜固守。

生加乾(大畜),出兵利主,战得力,凡为有益,如合吉格三奇,尤吉﹔合凶格,吉事减半,徵兵勿举。

生加坎(蒙卦),出兵利主,宜施仁义,以计取胜,诸事先虚后实,,合吉格奇门,战必全胜,凡为大利﹔如逢凶格,凡事减半后凶。

伤加震(震卦),若天冲星加临此宫,谓之伏吟,只宜索债、求神、博戏、收货、积粮、捕捉、斩邪、伐恶,如别星加临合吉格,战利主,皆胜﹔合凶格,只宜固守,凡事勿求。

伤加巽(恒卦),出兵主客俱利,合吉格,战必全胜,凡事如心﹔合凶格,先吉后凶。

伤加离(丰卦),出兵利主,贼来投降,不动兵戈,奏凯而回,合凶格,先吉后凶,须防埋伏,凡事早为则利,迟有惊忧﹔合吉格,首尾皆吉。

伤加坤(豫卦),战利主,合吉格,弱兵为强,百战百胜﹔合凶格,凡为不吉。

伤加兑(归妹),若天冲同临此宫,谓之返吟,只宜散眾、赏赐、伐木、脱货,合吉格,战利主﹔合凶格,凡事不宜。

伤加乾(大壮),出兵利主,合吉格战胜,凡事顺遂﹔合凶格,凡事无成,战宜收兵,迟则取胜。

伤加坎(解卦),出兵利客,合吉格战利,先举得胜,凡为皆遂﹔合凶格,凡事迟吉,战勿举兵。

伤加艮(小过),战利客,合吉格得胜,凡为亦吉﹔合凶格,凡事大凶,急宜防守。

杜加巽(巽卦),若天辅同临此宫,为伏吟,宜积粮、收货、窖珍、藏宝、逃避、种园、蓄果,若遇别星合吉格,战宜主客,利兵暗剿、诸谋、私计、暗图﹔合凶格,凡事俱凶。

杜加离(家人),战利主客,合吉格贼来投降,闻威自败,凡事皆遂﹔合凶格,战不利后,防有伏兵,诸事不宜,先成后败。

杜加坤(观卦),战利客,合吉格,凡为半吉,战宜先举得胜﹔合凶格,先胜后败。

杜加兑(中孚),战利主,合吉格,战必全胜,谋事亦吉﹔合凶格,百事成凶,精兵必败。

杜加乾(小畜),若天辅加临此宫,为返吟,宜回兵、散眾、逃遁、赏赐、放脱,如别星合吉格,战为主,敌人闻威退避,然后进剿,凯歌而回﹔凶格,诸事凶。

杜加坎(涣卦),战利客,合吉格,战胜事吉﹔合凶格,战宜固守,凡谋多见虚花。

杜加艮(渐卦),战利客,合吉格,得胜,凡事先难后易﹔合凶格,战必败亡。

杜加震(益卦),主客利,战则胜,合三奇吉格尤吉,凡为亦吉﹔合凶格,防有诈兵埋伏,凡事成空。

景加离(离卦),若天英同加此宫,为伏吟,宜约谋、献策、遣使、破围、赏赐士卒、投师、授道、造炉、炼丹、修灶,如别星加之,合吉格,战主客俱利,以合取胜,百事亨通﹔逢凶格,战守待敌,凡为不利。

景加坤(晋卦),战利主,合吉格,化邪归正,贼自投降,诸事皆吉﹔合凶格,先吉后败,战宜固守。

景加兑(睽卦),战利客,合吉格,战必全胜,百事半吉,迟则全利﹔合凶格,始终无望,战只宜守。

景加乾(大有),战利客,合吉格,奏凯而回﹔合凶格,战损兵卒,凡事不宜。

景加坎(未济),战利主,合吉格,出战后举得胜,凡事吉﹔合凶格,百事无成,固守迟胜。若天英同加此宫,为返吟,宜散眾、赏赐、打屋、拆灶。

景加艮(旅卦),出兵利主,战得利,凡为有益,合吉格尤吉﹔凶格减半。

景加震(噬嗑),战利为客,合吉格,征兵先举取胜,凡为小吉﹔合凶格,战宜固守,凡事勿行。

景加巽(鼎卦),战利客,合吉格,兵宜先举得胜,凡事先施仁义,迟则亨通﹔合凶格,战宜固守,百事不利。

死加坤(坤卦),若天芮同临此宫,为伏吟,宜耕种、筑墙、补路、开田、积粮、防守,如别星加此宫得吉格,战主客,以和取胜,凡事大吉﹔合凶格,凡事勿谋,兵勿动。

死加兑(临卦),战利主,合吉格,出兵后举得胜,凡为小吉﹔合凶格,防有暗昧,不可轻动,凡事先吉后忧。

死加乾(泰卦),战利主,合吉格,兵强战胜,谋为皆就﹔合凶格,战守迟利。

死加坎(师卦),战利为客,合吉格,兵宜先举取胜﹔合凶格,百事逢凶,所谋不就。

死加艮(谦卦),若天芮同临此宫,为伏吟,宜散粮、赏赐、开井、挖河,如别星加临合吉格,战利主客,以和取胜,凡事皆成﹔若合凶格,凡事不遂,战宜固守。

死加震(復卦),战利主,合吉格,精兵后举得胜,凡为半吉﹔合凶格,凡为无益,战宜迟胜。

死加巽(升卦),战利为主,合吉格,主兵大胜,谋为小吉﹔合凶格,百事俱凶。

死加离(明夷),战宜客兵,合吉格,征兵先举大胜,诸事迟吉﹔合凶格,战防失机,固守待敌,凡事无成。

惊加兑(兑卦),客主俱利,若天柱加临此宫,为伏吟,宜用捕捉、置货,如别星加临,合吉格,战宜计胜,凡事皆大吉﹔合凶格,战宜固守,百事勿为。

惊加乾(夬卦),战利主客,合吉格,必大胜,凡事昌胜,永远亨通﹔若合凶格,百事无成,战宜防守。

惊加坎(困卦),战利为主,合吉格,百战百胜,谋事通达﹔合凶格,战宜回兵,谨防奸细,百事无成。

惊加艮(咸卦),战利为客,合吉格,宜用计,凡事先施仁义,后必大利﹔如遇凶格,精兵勿动,凡为欠利。

惊加震(随卦),战利为客,合吉格,耀武扬威,百战百胜,凡事先难后吉﹔合凶格,战必大败,凡事不吉,若逢天柱同临此宫,为返吟,止宜散眾、赏赐、入山、伐木。

惊加巽(大过),战利为客,若合吉格,大胜,凡事先难后吉﹔合凶格,凡事大凶,必大败。

惊加离(革卦),利为主,,合吉格,主兵全胜,凡事先难后利﹔合凶格,诸事不利。

惊加坤(萃卦),战利为客,合吉格,战宜机胜,凡事迟吉﹔合凶格,战宜固守,凡为皆凶。

以上诸星,须详生合休旺剋害刑冲贵禄空亡,凡吉凶,各得其宜,活法变通阐而用之。

八门路应 215

休门三十逢阴人,身著黄蓝及碧青。

生门十五逢官吏,贵人著皂紫衣襟。

伤门三十逢争讼,凶人著紫血光腥。

杜门二十男女辈,绢褐随人从路行。

景门三十鸦噪鸣,官府相从六畜犉。

死门二十逢疾病,黄皂衣人宴会行。

惊门七里逢险阻,车马桥梁见失惊。

开门二十阴人至,贵人乘马紫衣巾。

三奇静应 216

日奇到乾,有黄衣人至,或缠钱之人来应。

月奇到乾,有披衣人至,或飞鸟成双来应。

星奇到乾,有执刀斧,或牵角畜之人来应。

日奇到坎,有皂衣人,或鼓吹音乐声来应。

月奇到坎,有执杖人,或黄白鸟西北来应。

星奇到坎,有抱小儿南来,或黑云飞起来应。

日奇到艮,有青衣人,或提铁器之人来应。

月奇到艮,有青衣人,或网罟鱼鸟之物来应。

星奇到艮,有文书纸笔,或小儿铁器来应。

日奇到震,有武士执刀鎗,或鼓吹之声来应。

月奇到震,有网罟卖鱼,或游猎小儿来应。

星奇到震,有女人成双南来,或飞禽来应。

日奇到巽,有白衣赤马,或小儿戏打来应。

月奇到巽,有乐声,或喝诺,或南方惊事来应。

星奇到巽,有小儿乘牛,或南方黑云来应。

日奇到离,有病眼、病脚,或小儿骑牛来应。

月奇到离,有黄黑飞禽成群,或单飞来应。

星奇到离,有青衣人,或青鸟成群飞来应。

日奇到坤,有裹白披孝,或四方擂鼓声来应。

月奇到坤,有青衣人鸟鹊南北,或鼓声来应。

星奇到坤,有皂衣人,或担水黑禽飞来应。

日奇到兑,有女人三五,或鸟声飞鸣来应。

月奇到兑,有执杖人东来,或小儿鸣声来应。

星奇到兑,有文书纸笔,或打鱼黄禽来应。

三奇临宫吉凶格 218

乙为日奇,到震为日出扶桑,有禄之乡,又贵人升殿,吉,又云升殿归,行兵奏凯,万事皆合。

临兑为白兔游宫,又为玉女藏威,凡事迟得吉,退隐安稳,行兵主客大败。

临巽为金乌乘风,又玉女降神,凡百事皆吉,战斗必得胜。离为金乌,当阳吉,又长生之乡,凡百事皆显阳。

临坤为金乌损日,凶,又为玉女入墓,凡百事暗昧,有为必阻逆。

临乾为金乌入林,受制,凶,又为玉女朝天,百事大吉,军令宏宣。

临坎为金乌饮泉,吉,又为玉女旺乡,父母之地,凡事皆吉昌。

临艮为金乌步青云,吉,为玉女升堂,帝旺之所,凡事安康。

丙为月奇,临离南,为离火旺之地,又为贵人升殿,吉,又为临帝旺之宫,登台命将,凡百事皆吉也。

临震为月入雷门,吉,又为奇临雷霆之乡,父母之邦,事是贞嘉。

临巽为火行风起,吉,又为临有禄之乡,火入风门,此得吉之助也。

临坤为子活母腹,吉,又为子孙之宫,威德收藏,凡事皆益,主事迟缓。

临兑为玉兔折足,又为阳入阴宫,和合之象,诸事可暗图也,亦主迟延。

临乾为奇神入墓,凡事迟阻,只宜暗图。

临艮为玉兔入舟,又为凤入舟山,长生之位,平敌凯还,万事大吉。

临坎为火入水池,凶,水火相剋,凡事主损伤也。

丁奇时,下临丁,出幽入冥,至老无刑,临险不惊。丁为玉女,三奇之中,此星最灵,凡隐匿、逃亡、绝跡,当从天上六丁方出入,人皆不见,故曰出幽入冥,吉。

临兑为天乙贵人升丁酉之殿,又为长生之方,火德流辉,无晦而光明也。

临震为光耀通明,吉,又为玉女入雷门,事事多妄惊,难於收拾也。

临巽,玉女临帝旺之所,万事皆亨通也。

临离为豪气乘旺,又为得禄之乡,百事逢之,利名显阳。

临坤为玉女游地户,吉,凡事暗地图谋必胜。

临乾为玉女游天门,吉,三奇斯为贵,其福利自得也。

临艮为玉女游鬼门,凶,又为入墓,固守无忧,宜埋伏取胜。

临坎为朱雀投江,凶,逢壬癸更甚,玉女收藏,宜於安静。

三奇路应 223

乙奇遇生门,路逢雨鼠斗。

乙奇遇休门,路逢扛木人。

乙奇遇开门,路逢红衣及公吏人。

丙奇遇生门,路逢患眼或斗争。

丙奇遇休门,五十里鼓乐声。

丙奇遇开门,路逢执杖老人或哭泣死伤应。

丁奇遇生门,路逢鹰犬採猎人。

丁奇遇休门,路逢皂衣人。

丁奇遇开门,路逢执杖小儿。

三奇会门剋应 223

日奇会生门,宜上官赴任,应举、嫁娶、破土、立卷、安葬、竖柱、上梁,有白鸟、风云、微雨、车马来应,主子孙超盛富贵。

月奇会休门,宜上官赴任,应举、嫁娶、破土、立卷、安葬、竖柱、上梁,酉乌鸟、风云、白鹤应之,主子孙富贵。

星奇会开门,宜上官、赴任、嫁娶、破土、立卷、安葬、竖柱、上梁、入宅,有大车乘小车,白云盖塚应之,子孙荣贵。

三奇会使剋应 224

乙奇会天蓬生门乙庚日时,雷霓现二鸟,应暮风一阵,应之大利。

丙奇会天芮休门贾己日时,鹤鹏二人乘马来应,大吉。

丁奇会天英开门戊癸日时,乌鸟白项雷鸣,大利。

十干剋应 225

时干剋应有玄微,一一皆从时上推。

六甲贵人端正好。

甲为天福吉有餘,阴日青衣妇人,阳日青衣男人,应三年内得天禄,大吉。

六乙僧道九流医。

乙为天贵,主高贤,阳为贵人,阴为僧道。

六丙飞龙见赤白。

丙为天威,行逢骑赤白马人著青衣来应。

六丁玉女好仪容。

丁为玉女,阴日女子物色,阳日大女人,二十七日有进古气。

六戊旂鎗并锣鼓。

戊为天武,阳日锣鼓,阴日亲友歌乐,年年得武人财宝。

六己黄衣并白衣。

己为明堂,阳日黄衣人,年内得贵人﹔阴日白衣人,一男一女。

六庚丧服并兵吏。

庚为天刑,阳日见兵吏,阴日见孝子、白衣人,四十九日有贵人交字来应,主见斗打人。

六辛禽鸟并飞鸦。

辛为天禽,主飞禽,阳日白衣人,一年得财宝。

六壬雷霆雰霏雨。

壬为天牢,千里雷霆,阴日皂衣人,阳日白衣人、女抱瓶,主七十日内进人口。

六癸孕妇喜欣归。

癸为天藏,阳日捕鱼人,阴日孕妇归,六十日得铜镜。

十干加时断 227

天盘六甲同六戊,加地盘戊者,谓之伏吟,凡事淹蹇,守旧为吉(又曰青龙入地,养威蓄锐)。

戊加乙,为青龙合灵,门吉事吉,门凶事凶(又曰青龙入云,利见大人,若遇三门,出兵全胜,主客皆利)。

戊加丙,为青龙返首,动作大利,名利皆亨,若逢迫墓、击刑,吉成凶(又曰青龙得旺格,分主客用之)。

戊加丁,为青龙耀明,宜謁贵、求名利,皆遂,若值死墓,招是招非。

戊加己,为龙神相亲,凡事有神助。甲加己,为贵人入狱,凡占公私皆不利(又为青龙相合)。

戊加庚,为直符飞宫,吉事不吉,凶事不凶,又为太白登天门,休囚门制,祸临身(得令之时,皆有成就,须分主客)。

戊加辛,为青龙折足,若吉门生助,尚可谋为,若逢凶门,主拐带、失财、有足疾。

戊加壬,为龙入天牢,凡占一切皆不利,门制更加凶,三门合,唱奏凯归(又为青龙破狱格)。

戊加癸,为青龙入华盖,利於为客,门制多伤,门吉招福(又为青龙相合格)。

天盘乙加甲,为奇入天门,万事皆旺,三门会合,吉,门逢凶迫,不利。

乙加乙,为日奇伏吟,不宜謁贵、求名,只宜守分安身,合生则吉,合剋则殃(又奇中伏奇格)。

乙加丙,为奇顺吉格,门吉,迁官、进职﹔门凶,主夫妻离别(奇蔽明堂,云遮其光,诸事暗昧,后必吉昌,得门为良)。

乙加丁,为奇仪相佐,文书事吉,百事可为(又为奇旺太阴,利主前征,行师全胜,四海安寧)

乙加戊,为奇入天门,与甲同断(又万事光明,三门若合,奏凯回营)

乙加己,为日奇入雾,被土暗昧,门凶更凶(又为月入地户格,为客大利,为主欠利)

乙加庚,为太白奇合,万事可为,若宫门相合,尤吉﹔门凶稍逊。

乙加辛,为青龙逃走,奴婢拐逃,六畜损伤(三门合,利主﹔三门制,吉变凶﹔门宫相生,永远吉祥)

乙加壬,为日奇入地,主有悖乱之事,官讼是非(作事主虚张,凡为皆不实,三门合,利客)

乙加癸,为奇临华盖,宜遁跡、修道、藏形、避灾难,吉(奇入地网,客兵亨,主兵暗昧,路迷程,作事狐疑,难进步,三门相合,百事成)

天盘丙加戊,为鸟跌穴格,百事谋为皆吉(又曰奇门相生,利主兵征,三门相合,永远亨通)

丙加乙,为日月并行,公私谋为遂心(又曰三奇当阳,主客兵强,出兵破敌,贼必投降)

丙加丁,为星奇逢朱雀,贵人文书吉利,常人平静(又曰三奇相至格,各有旺墓宫,凡为一切事半实半相侵,三门合和,喜事欣欣)

丙加丙,为悖格,主客相伤,诸事逆理,不吉,出入往返,战败自伤。

丙加己,为丙悖入刑,公私不利,吉门尚吉,凶门转凶(又曰奇神入墓格,凡为事不成,战宜收兵,万事迟亨,又鸟跌穴格,战利主客,求谋遂意,又为奇入明堂)。

丙加庚,为荧入太白,主门户破财,盗贼耗失(又曰荧入白,战利客,诸事难,宜守旧)。

丙加辛,为奇神相合,谋事可成,名利称心,万事大吉(又为飞鸟跌穴,断同前法)。

丙加壬,为奇入天罗,为客不利,是非颇多(又曰奇神逢时格,狱人主逃亡,又为神奇游海格,求名、官讼吉,战利主兵)。

丙加癸,为奇逢华盖,凡事多暗昧不明,迟则名利兴。

天盘丁加地盘戊,为青龙得光,官主升迁,常人咸吉,凶恶不起(玉女乘龙格)。

丁加乙,为人遁格,贵人加官进爵,常人主有婚姻财喜,谋事吉,王室有宠光(又为玉女奇生格)。

丁加丙,为星随月转,贵人越级超升,主客皆利,诸谋遂心,三门合,享太平(奇神合明格)。

丁加己,为火入勾陈,主有阴私之事,谋为皆不利(又曰奇神相合,阵唱凯歌,凡求如意,凶散吉多,又曰玉女施恩格)。

丁加丁,为奇合重阴,主文书即至,诸事可谋,谨慎勿惊(阴人牵绊,内助无心,三门若合,暗计可行)。

丁加庚,为悖格,主文书阻隔,谋为难就(又为玉女刑杀格,凡事强图而反覆)。

丁加辛,为朱雀入狱,罪人释囚,求谋不遂(战利客兵,求谋事不成,门制多凶,三门相合,战讼尤亨,阴人暗助,事遂心情,又为玉女伏虎格,诸事艰难)。

丁加壬,为奇仪相合,百事有成,贵人辅助,讼狱公平(三门若相遇,永远福祥增,又曰乘龙游格,万事俱吉,又为得使格)。

丁加癸,为朱雀投江,文书音信主有沉失,谋为不利(主客不利,家国有咎殃,惟官事求名,吉,战利为客,又为得使格,断同前)。

天盘己加地盘戊,明堂合青龙,万事得吉祥,谋为皆遂意,门吉事吉,凶反。

己加乙,为奇入地户,凡事多暗昧难图。

己加丙,为火孛入地户,阳人有相害之事,女人有被淫之占,凡为不亨,遇回首可得安康(又为地户埋光格)。

己加丁,为星奇入墓,凡事宜缓谋,词讼主先直后曲(客兵胜,伏兵亨,又为明堂贪生格,主客皆宜)。

己加己,为玉堂临地户,百事不遂,战宜固守,灾祸不侵(又为明堂重逢格,进退不决之象)。

己加庚,为玉堂逢太白,谋事祸来侵,兵休,举动守固安寧(又为明堂杀格)。

己加辛,为游魂入墓,人鬼相侵,凡事宜谨慎(又曰玉堂入天庭,战利客兵征,诸为有进益,六合喜盈盈,诸事喜悦)。

己加壬,为地网高张,凡事不吉,灾凶更深,固守为亨(又为明堂被刑格)。

己加癸,为玉堂逢天网,凡事一切宜守旧为吉,占词讼有囚狱之灾。

天盘庚加地盘甲,为太白天乙伏吟,百事不可谋为,凶。

庚加乙,太白和合,谋为大吉,主客兵全胜。

庚加丙,为太白入荧,占贼必来,为客进,为主破财,万事不吉(又曰奇逢墓地,贼来害丙,临旺地,主兵征)。

庚加丁,为凡事无一就,门制害非轻,星奇被格,侵战固守无惊(又为太白受制格)。

庚加己,为刑格官司,遭重刑,诸事有阻遏,三门合,亦非亨。

庚加庚,为太白同宫,官灾横祸,凡事皆凶(又为太白重刑格)。

庚加辛,为向虎干格,远行不利,诸事有殃(又为太白重锋格)。

庚加壬,为小格,又为上格,主远行失迷道路,音信阻嗟,百事敛踪为吉。

庚加癸,为大格,占行人立至,占官司立止,占產子母有伤(又为太白中刑格,诸事不宜,图谋反害)。

天盘辛加地盘甲,为困龙被伤,官司、破财、缺损,惟宜守分(又为龙虎争强格,谋求不遇)。

辛加乙,为白虎猖狂,家败人亡,远行多殃,船车多伤,诸事不吉,不就。

辛加丙,为合孛,荧惑出现,谋为主亨利(又为天庭得明格,万事大吉,求谋皆就,得回首,凡为吉庆)。

辛加丁,为狱神得奇,经商或倍利,囚人逢赦宥,凡事主惊忧(又为白虎受伤格,有使无终)。

辛加己,为入狱自刑,诉讼难伸,凡为主破败,暗地受灾殃(又为虎坐明堂格,诸事虽吉,费用后益)。

辛加庚,为天狱自刑,凡谋不利,不可强求(又为白虎逢太白格,诸事反覆,争论不定)。

辛加癸,为伏吟天庭,谋望费心,虽合,兵不可征(又为天庭自刑格,为事自破,进退不果)。

辛加壬,为蛇入狱,主争讼不息,先动失理,三门合和,固守安寧,凡为不利。

辛加癸,为天牢华盖,日月失明,门逢剋制,主有乖张(又为虎投罗网)。

天盘壬加戊,为小蛇化龙,凡事多耗散,合三吉门尚可谋为(又为青龙入狱格,诸事有始无终)。

壬加乙,为奇神游海,为事无定,占孕生子,一切犯空亡凶(又为日入九地格,凡为不利)。

壬加丙,为水蛇入火宫,刑禁络绎不绝,万事不通(又为天狱伏奇格,得回首反吉)。

壬加丁,为玉女合狱神,求谋贵人亲,主客威声震(又为太阴被狱格,诸事有阻,谋事暗昧)。

壬加己,为天狱入地户,破败又刑冲,诸般休妄动,守斯可无凶(又曰天地冲刑格)。

壬加庚,为太白犯格,凡为难进,词讼公平(又为天狱倚势格,凡为耗费,迟吉)。

壬加辛,为白虎犯格,求谋万事门制祸尤速,门生免祸侵。

壬加壬,为天狱自刑,凡为无就,萧墻有祸惊,诸事破败。

壬加癸,为天狱逢天网,凡事切莫为(又为阴阳重地格)。

天盘癸加地盘戊,为天乙会合吉格,生财喜,婚姻吉,人攒助成合,若门凶刑迫,反招官非(癸加戊为青龙入地格,宜私谋)。

癸加乙,为蓬星华盖,贵人禄位,常人平安,战利主(又为日沉九地,诸为有益,迟吉)。

癸加丙,为华盖孛师,贵贱逢之,上人见喜,凡为后吉,战利客(凡为阻滞,百事忧惊)。

癸加丁,为腾蛇妖蹻,文书官司,大禁莫逃,三门若相合,谋为得半祥。

癸加己,为明堂入天藏,占信主阻滞,求谋多破败,得门吉可为。

癸加庚,为大格,凡谋事无成就,吉事定成空(又为天网犯冲格)。

癸加辛,为网盖天牢,占病、占讼凶,门吉尚吉,门凶尤甚,兵利客(又曰华盖受恩格,先为后益)。

癸加壬,为天网逢天狱,凡为惹祸速,不利行军。

癸加癸,为天网高张,行人失伴,病讼皆伤,诸事不宜(又为天网重张格,凡事自败,宜守旧)。

以上吉凶诸格,须详推主客生旺衰墓,日时干支门宫得令失令,生剋之理用之,方得奥妙。

十干吉凶断 243

时加六甲,一开一闔,上下交接(时下者,旬首加地盘,占时也,时下得甲申为伏吟之类,餘仿此)。

加阳星为开时,百事吉﹔加阴星为闔时,百事不利。

时加六乙,往来恍惚,与神俱出。时下得乙奇,凡攻击、行来、逃亡,宜从天上六乙出,为日奇相随,恍惚如神,人无见者,故曰与神俱出。六乙为蓬星,又为天德,百事利,求利得,移徙、入官、市贾、嫁娶吉,若将兵,大胜,所向获功,不可遣怒,行鞭扑之事(凡六乙之时,看天盘上乙奇所临之宫为天德,此时客胜,宜和作营垒。六乙之下,以安军鼓者也)。

时加六丙,万兵莫往,王侯之象。时下得丙为月奇也,凡攻伐,宜从天上六丙出,与月奇相遇,又丙为明堂,闻忧不忧,闻喜则喜,入官得迁,商贾有利,将兵大胜。又丙为天威,宜上号令、迁徙、入宅、归伙,万事大吉。

时加六丁,出幽入冥,到老不刑。时下得丁为星奇,又为玉女,宜安葬、藏匿之事。若随星奇从天上六丁而出,入太阴而藏,敌人自不能见,利请謁、嫁娶、入官、市贾、百事皆吉无凶,若用兵主大胜。又六丁为三奇之灵,行来出入,宜从天上六丁所临之方出,百事吉利(丁,木火之情,化而成金,凡征战、谋为等事,利於暗计,私约交通)。

时加六戊,乘龙万里,莫敢呵止。戊为天武,从天上六戊而出,挟天武入天门,百事皆吉,逃走亡命远行万里无所拘止,又宜发号施令,诸恶伐罪,谋大事(加本旬直符得反首跌穴得使之时,凡征伐,不战自退,任自求请,万事大吉﹔犯刑冲凶格,大凶)。

时加六己,如神所使,出被凶咎。己为地户,又为六合,宜隐谋私密之事,不可表章暴露,强为之必获凶咎,入官、嫁娶、造作,大段用事皆凶,只宜市贾,将兵必弱(凡六己之时,看天盘上甲戌己所临之宫为明堂,此时用兵乃上将所居之地,宜隐伏,并偷营、劫寨,利为阴私秘密之事,小人利以亡命惊走)。

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强有出者,必有斗争。庚为天狱,又为天刑,出被凌辱,市贾无利,入官、嫁娶,百事皆凶,将兵客死主胜。

时加六辛,行逢死人,强有所作,殃罚缠身,辛为天庭,不宜远行、诉讼、决刑狱、嫁娶、市贾、入官,不可间疾,诸事不利,将兵主胜客死。

时加六壬,为吏所禁,强有出入,非祸相邻。壬为天牢,不可远行,入官、问疾、移徙、嫁娶、逃亡,百事皆凶,此时用事,必有仇怨,为吏所呵,不可举兵,只宜严刑狱、平诉讼。

时加六癸,眾人莫视,不知六癸,出门即死。癸为天藏,宜求仙、远遁、绝跡,从天上六癸所临之方而出,则眾人莫见,不宜市贾、入官、迁除、嫁娶、移徙、入室,问疾病者重,又宜扬鞭扑之事,故云︰「九地之下,利以逃亡﹔六癸之下,利以伏兵、逃亡、隐形也。」临一二三四五宫可以隐,临六七八九宫谓网遏,人不可以隐也。此时将兵主胜,百事皆凶。

八卦剋应 248

乾,为官长,为老人,为病人,为僧,为公门人,为马,为孝服人。

坎,为渔人,为水夫,为乞丐,为猪,为鱼,为盐,为油,为水。

艮,为童子,为山人,为猫,为犬,为砖石。

震,为龙,为雷,为雹,为鼓声,为术士,为商人,为舟子,为木匠,为笔客。

巽,为风,为女人,为鸡鹅鸭,为道士,为秀才,为柴薪,为竹器,为花木。

离,为妇女,为炉人,为患目人,为红衣。

坤,为老妇,为农夫,为裁缝,为乐人,为戏子,为医生,为牛,为布帛,为食物,为药饵。

兑,为少妇,为尼妇,为羊,为响声,为歌唱,为口舌。

地支剋应 249

子,为小儿,为妇女,为渔人,为舟子,为染匠,为蛇。子乘元武,为盗贼,为水﹔乘蛇为轻狂妇女,为菜,为青菱,为菜油,为螺蜆﹔乘龙为笔。

丑,为耆老,为故旧,为库书,为耕牛,为尼姑,为秃头人,为大腹人。

寅,为官员,为公吏,为儒者,为祝子,为书客,为鬍鬚人。

卯,为童稚,为舟子。乘朱为牙行人。

辰,为凶徒,为方僧,为猎人。乘虎为徒人﹔乘元为网罟﹔乘蛇为鱼﹔乘勾为缸。

巳,为画师,为匠工,为远客,为庖人,为少女,为师姑,为炉冶人,为扇子,为花朵。乘朱为印,乘虎为弓努。

午,为马夫。乘龙为官员﹔乘蛇为妇女,为旌旗﹔乘勾为武官﹔乘虎为患目人。

未,为农夫,为乐人,为戏子,为裁缝,为寡妇,为媒婆,为师巫。乘勾为牵羊人、为柳﹔乘龙为医生﹔乘朱为橘。

申,为贵人,为铜锡匠,为剃头人。乘龙为僧人,为铜钱﹔乘勾为缉捕人﹔乘虎为猎人,为箭,为绵絮。

酉,为妇女,为银匠,为佛婆。乘元为娼妓,为酒保﹔乘虎为孝服人,为锣声﹔乘朱为鸡为鸭鹅。

戌,为犬,为猎人,为狱吏,为军卒,为僧人,为聚眾。乘蛇为菊花﹔乘虎为铁器﹔乘元为螺。

亥,为卖鱼人,为挑水人。乘虎为屠宰人,为梅花﹔乘元为雨伞,为簑笠﹔乘蛇为绳索,为猪秽﹔乘龙为图画,为幼孩﹔乘朱为猪﹔乘元为蛇,为乞丐,为龙,为鱼﹔乘朱元虎蛇为哭泣﹔乘勾虎蛇为鍊锁。

八神吉凶主断 252

九天,乾金之神,其神性刚而好动,所主者,名正言顺之权,伸其令而无阻,至吉之神,得门得奇万福毕集,不得奇门,而畏凶墓。所临之宫,主有显扬之事,高尚之人,武旺之事,不忿之事,天神之象。

九地,坤土之神,其性情柔顺,主虚恭之事,亦操生杀之机,半凶半吉之神,畏剋制入墓。所临之宫,主有田土之事,平陆之人,安逸之兆。

元武,水神,其神性好阴谋贼害,专司邪昧、鬼昧、逃亡。所临之宫,主有盗贼之事,偷窃之人,走失之事(又云天盘元武出现,主远方贼恶,地盘乘元武,主本处有人暗劫,宜防之)。

白虎,金神,其神好杀,专司兵戈、杀伐、道路等事。所临之宫,主有丧亡、疾病、词讼、口舌、伤生之物。临死门惊门皆凶。

朱雀,火神,司文明之机,执文书、印信、口舌、文职,得地则有文书、印綬之喜﹔失地则有口舌、是非、挠舌之凶。

勾陈,中央土神,其神性顽,专司田土、争讼、词讼、勾连之事,其神凶顽,不可趋向也。

螣蛇,火神,其神性柔而口毒,司火光、怪异、惊恐、梦寐、妖邪、蛊惑之事。所临之宫,主有怪异之事,火盗之惊,相生为阴私之利,相剋为阴私之害。临景门主烛火,临惊门主灾害。

太阴,金神,性隐匿,专司隐匿、暗昧、欺瞒、妾妇之事。所临之宫,主有阴私之事,妇女之非,相生者吉,相剋者凶,生合者,主得阴人之利,相剋者,主有阴人之害也。

六合,木神,其神性和平,专司交易、和合、婚姻、牙媒之事。所临之宫,主有会合之事。加景门主酒食或遇僧道艺术之应。

直符,木神,为九星领袖,到处百恶消除,万善并集,至吉之神,畏庚金,忌入墓。所临之宫,主有委用之事,管理之美,必有贵人照临任用也。

六仪所主剋应 255

甲子,为阳人,主鱼盐虾蟹之类,茶酒河潦泉溪之处,黑色之物,有土为阜,宅园、蛇鼠之类。

甲戌,为阴人,主田地、宅基、土器之类,黄色之物,犬狼之畜,生为大粮之进,剋为大粮之出。

甲申,为阴人,主金石刀剑银钱之属,炭洞之处,猿猴白色之物,有惩治之难。

甲午,为阴人,火箭、文词、炉灶之类,红色之物,首饰之物,猪马之畜,火烧之难。

甲辰,为阳人,主田宅、高阜、土器、蛟龙、黄色之物、道路、(在天为雨)在地为水,主牢禁之灾。

甲寅,为阳人,草木山林瓜菜之物,虎猫之兽,蓝色之物,在天为雨,在地为水,有罗网之灾。

以上凡逢亥丑卯酉未巳等日,可以类推。

吉格变体备考 256

天遁。丙生六丁。丙生六戊。

地遁。乙奇九地临坤。

人遁。乙生九天。

神遁。以开天心。

鬼遁。乙开九天。丁生九地。乙开九地。

风遁。乙休地辛。

云遁。天辛三吉门临地乙。

龙遁。乙休临癸。

虎遁。丙生临地辛。乙生地辛。

交遁。乙生地丁。

武遁。丙开六辛。

奇门得禄格。甲加寅、乙加卯之类。

奇门遇贵格。甲戊庚加丑未之类。

奇仪格。甲寅癸加戊之类。

日月合明格。乙奇开休生加丙。

奇临支马格。甲子辰加寅之类。

虎符格。甲寅癸加丁合三吉门。

龙符格。甲辰壬加丁合三吉门。

龙凤呈祥格。丁乙相加六符头也。

阴阳化气格。丁甲相加。

交泰格。乙加丙。

天地合德格。戊加己合三吉门。

三甲合格。日辰直符正时俱甲合奇门。

凶格变体备考 259

奇凶格。庚加丁。

二龙野战。甲乙相加。

青龙困顿。甲戊相加。

二虎争雄。庚辛相加。

白虎遭迍。庚壬相加。

羊入虎格。壬加庚。

太白天乙格。庚加戊即飞宫伏宫格也。

太白同宫格。上庚加下庚。

三奇制格。乙临乾、庚辛丙丁临坎壬癸。

勃格。天丙加地丙。

符冲格。天盘甲子加地甲午之类。

野战格,庚加当旬使门。

破冲制异格。庚丁、丙壬相加。

刑盗同气格。庚加癸、丙加己。

火投水池。丙丁加坎。

木入金乡。乙临六七宫。

奇门法窍卷四

奇门起例捷要诀 285

大全奇门捷要歌,先观二至,以分顺逆,次看节气,以定三元,取符使全凭旬首,定直符却随时干,直使数时支,直符加旬首,再察格局之美恶,推入墓与休囚,符使星门要临於生合旺相之地,年月日时须必夫刑冲空绝之宫,迫制义和主客所繫,阴阳动静天地攸分,细决生剋之吉凶,始得奇门之测验。

 

论应候先后 285

奇门大全曰︰「奇门应候,时有先后,应有主客,以彼此人我而推之。大凡其神应时之初,星应时之中,门应时之末,依次消息推去,无不应验如神。若我寻人,我为客,他为主,以天盘之星为我,以地盘之星为他,他来寻我,他为客,我为主,以天盘之星为他,地盘之星为我,看他生我,我生他,他生我,益在我,我生他,益在他,他剋我,损於我,我剋他,损在他。又以阳日之天盘星为他,阴日之地盘星为我,比合者,无损,餘仿而推之。」

论天地盘应事 286

奇门一得曰︰「凡占国事、都省、府县、乡市、安宅、官讼、坟塋、求谋、名利、婚姻、行人、失脱、逃走、捕捉,即以地盘为主,天盘为客,人事最多,不能细述。」

 

论天地盘主客 287

大抵天盘诸星生合地盘为主,合天盘次之。凡用当详细而用之,如主临旺气,逢生为美、为胜、为新、为繁华、为鲜明﹔逢剋,为枵、为破、为败、为旧、为歪、为无色、无用也。

论宫门奇仪生剋吉凶 287

凡八门与宫比和,为主为客皆和,门生宫为客生主,宫剋门为主强客弱,门剋宫为客伤主,宫生门为客强主弱,若天盘生地盘,或地盘剋天盘,为主利益。

以上星仪门宫,若得生旺之时,或逢冲剋,而不为忧﹔若逢衰墓之时,又被冲剋,当宜固守,诸事莫为。若我在生旺,制人为胜,如逢衰墓,制人招忧,若逢旺而生,人有益﹔逢衰墓而生,人自此败矣。若逢旺气相生,则受生之人大吉,如我逢衰墓之宫,他来生我,主好事渐来。

论日时主客 288

奇门大全曰,凡占事先以日主为己身,次以时支为用事。以日主临生旺,得奇仪相生,吉星吉门照应,无刑冲破害,则为主者吉﹔若日主临剋制之宫,无奇仪吉星相照,兼有刑冲破害者,则为主凶,百事不能有成。

如宫加生合之宫,奇仪吉格,吉星相照,则为客者吉﹔若临剋制之宫,无奇门吉宿,六仪刑冲破害,则为客凶,百事不能成。

论天地盘生剋 289

天盘星剋地盘星,凡谋为一切等事,多是非,惊忧不免﹔若地盘星剋天盘星,是为有力,我剋者休,有始无终,为主百战百胜。

论吉凶神生剋 290

奇门统宗曰︰「吉神生我吉愈吉,凶神生我不全凶,吉神剋我不为吉,凶神剋我祸不轻。」此定吉凶生剋之理。

论五不遇不以吉论 290

又曰︰「时干剋日五不遇,奇仪入墓亦同凶,纳甲入墓须审量,门星入墓亦同厄。」此言入墓不以吉论也。

论奇仪空亡 290

又曰︰「门宫星奇仪落空亡者,不凶,吉者,不吉。」此言空亡不以吉凶论也。

论九星旺相 291

钓叟赋云︰「大凶无气化为吉,小凶无气亦同之。」此言星休旺。若大凶之星,得休囚无气,则小凶也﹔小凶之星,得休囚无气,亦不足虑也﹔若上吉、次吉之星无气,亦不甚吉也。

论奇墓 291

奇门大成曰︰「三奇入墓天地盘,又有分别。天上三奇不墓宫,地下三奇墓支兼,地下三奇避八卦(墓宫故也),天上三奇无剋制。」

论星门时干衰旺 292

又曰︰「星门衰旺,惟乎时令十干之衰旺,存乎方位。」言看十干,当照阴阳起长生式,论旺墓也。

论冲合动静 292

又曰︰「凡事未发而遇冲,则动﹔既发而遇冲,则散﹔事未起而遇合,则静﹔既起而遇合,则成。又当与星门合看,此所以言吉凶﹔冲合所以验动静也。」

论应远近断法 292

大成云︰「如奇门一盘,星门生剋,奇仪吉凶,固然已定,至应合年月日时,又当审其事之远近,或应年月,或应时日,星门奇仪衰旺而断,神而明之,不可执定。先定其支,后配其干,其得干支之法,唯在正时定之,如子午相冲,子与丑合,丑年月日时应之之类。」

论旬空法 293

又直符落在旬空,必以出旬断之。假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是加在乾六宫,必应在戌亥日,以戌为重,阳与阳比,阴与阴比,此旬空法,定支者如此。

论冲合断法 293

又曰︰「如又不冲,又不刑,又不空,断之则必看天盘六仪所带之干,以定,其支亦照看其冲合,逢冲决其合日定支,逢合决其冲日定支可矣。其天盘所带之支,又不冲不合,以星门生剋定之,生逢生日,剋逢剋日,应之内中,且有先后分别,符应在先,始应在后。」

论奇仪迫制 294

大成曰︰「六仪最忌击刑,三奇最忌入墓与迫制也。」

论八门迫制 294

又曰︰「吉门迫制,吉事不成﹔凶门迫制,凶灾尤甚。凶门和义,其凶不凶﹔吉门和义,其吉益吉。」,又曰︰「凶中有吉,不復言凶﹔吉中有凶,不復言吉。」此谓宫门仪奇吉凶辨也。

论门宫生剋 295

大成云︰「凡门生宫,是客来生主,合吉格,此时利主﹔虽是门生宫合凶格,防有暗计、埋藏,审而用之,大抵合得吉格,方为全美。」

凡宫生门者,乃主生客,宜施恩、佈德、赏赐、招安,又曰︰「我生者谓之子孙,先宜恩育,百事利迟,久必禎祥。」

凡八门剋宫,乃客来伤主,若合吉格,利为客,此时宜扬兵耀武,若合凶格,不利於后。

凡宫剋门,谓之主剋客,合吉格,利为主,行兵大胜,凡谋有成﹔合凶格,反招破败。

凡八门九宫比和,为主客相投,如开加兑、伤加巽之类,乃金见金,木见木,若合吉格三奇,万事大吉﹔如合凶格,或干剋支、支剋干,刑冲合破德禄空等类,分利主客,各有善恶用法也。

以上宫门,逢旺气相生,则受生之人大吉﹔逢衰受剋,则受剋之人招凶。又如衰墓时剋人,则受剋之人无咎﹔如在旺气时生人,则受生之人大吉,餘可类推。

论星生旺吉凶 296

大成曰︰「凡用诸星,须详生合休旺剋害刑冲胎墓死绝贵禄空亡,凡吉凶各得其用,活法变通,阐而用之。」

如上剋下者,利为客﹔下剋上,利为主﹔上生下,利主﹔下生上,利客﹔上下比合,主客皆利。

如金星在秋季庚辛申酉日时生水星,则水星吉﹔如剋木星,则木星大凶,餘仿此。

又如我星在旺气被他星剋我者,当忧不忧,终始皆吉﹔如逢衰墓受他剋者,极凶而灾害不能免也。又曰旺而受剋,美运渐衰。

又如我逢衰墓之宫,受他来生者,生好事渐来,求谋无阻,凡事遂意,以小而成大也。

又如我逢衰墓之时,又去生他,主破败招非,诸事退耗,求而不遇。

又如我在旺气生他者,凡事不求而得,好事兴发,日日增新,所图远大,虽小有阻,终能成就也。

又如诸星比和,凡谋为皆遂。

论天地盘动静占法 298

奇门大全曰︰「凡占事以静用地盘,以动用天盘。天盘是客,利为客﹔地盘是主,利为主,则趋避之,更看格局之美恶,细查入墓与休囚,大抵时干不可剋日干,时干不可冲日支也,盖以地盘不可剋天盘,直细占之。如地盘诸星剋天盘,是为有势,凡事强为,恐后无益,谓我剋者休,诸事有始无终,推求名官事得吉,或战为主百胜。」

论剋应 299

奇门一得曰︰「凡取剋应,此一时一宫,有八神、九星、三奇、六仪、八门,俱有剋应,不之以何星等类为定,一时之应耳。盖一时有一星得令为主,餘星若失令为用,俱取为剋,应之准也。如此时和吉,有明堂贵人青龙长生禄旺五符等吉星,门宫相生者,在人为显达、贵、善、公正之人,在物为美、为新、为贵、美味佳品,若会凶格,门宫相剋,干支冲犯,在人为平常人、僧道、不正人,为奸邪、为疾病、为废人或盗贼,在物为破损、旧物,为缺器、无用,闲气为苦酸腥臭之味,此大概言之耳,然万事类无穷,凡用以本日时详看生旺休囚,以变通详察也。」

论三盘占法 300

又论三盘占法,出行趋避首重八门,八门,人盘也,吉凶由自取也,凡门剋宫者,吉﹔宫剋门者,凶。

修造者,首重九宫,九宫即地盘也,凡事皆由地盘而起者,故门生宫,吉﹔宫生门亦吉,不宜相剋。

论卦气体用 300

凡时日方位得卦气者,为上吉﹔和卦气者为次吉。生体者为利主,生用者利客﹔在内者事近,在外者事远﹔已往者,为去事,将来者,为未到事﹔对待者,为遥望事,外应者,为远涉事,所以先见日时方位,断其事之本体,谓之先天,復以来占正时,加於所立方位,上逐十二宫,轮去看本卦干支落在何宫、何卦,或生、或剋、或在内、或在外、或以往、或将来、或对待、或外应、或遇卦气之财宫、父母、兄弟、妻财、子孙,以断其一事之成败可否,谓之后天。凡断神乎先后二天,其验异常。

论动静占法 301

大全曰︰「凡奇门占法,动而耑看方向,静则只查直符、直使,时下看其生剋旺相,以定休咎。」

论节候成败占验 302

大全曰︰「节后占验,凡万物之成在於何时,则具败坏之期,即定於其成之时也,物之败坏,当在世爻破空绝之时而埋碑,记文书则须看何时提出世下所伏之父母爻,及何旬空去其世爻,是其时也。又须合内外两卦之数,以定其年分日子之多少,假如阳遁八局乙未时演成雷地豫,豫卦世爻未土败於酉,绝於巳,破於辰,受剋於寅卯,定於甲申旬,凡此甲申旬中,寅卯巳酉年月合败也,若定开拆文书、发掘碑记,当在甲申旬中,子午年月日时也,盖以文书子水伏在世爻乙未之下,赖子来提起,午来冲起,而甲申旬中又能空去飞爻未土故也。」

论三奇衰旺 303

大成曰︰「要得天上三奇到均可解,然三奇有衰旺墓不一。统一岁言之,乙旺於春,丙丁旺於夏﹔统一日言之,乙旺於昼,丙旺於夜,丁昼夜皆明,而尤旺於星夜,故曰惟丁奇最灵。」

统八方言之,乙旺於卯,制於酉,墓於戌﹔丙旺於午,制於子,墓於戌﹔丁旺於巳,制於子,墓於丑,三奇同救甲,而衰旺墓制不一,不可不知。

论三墓 304

大成曰︰「又有日墓、时墓、宫墓三者,不可不知。日时墓如前云,戊戌、壬辰、丙戌之类是也,谓之时干入墓。若宫墓,如正时干支,乃戊子而直符临乾宫,乃戌地也,云时干入墓宫,又云值时墓,餘仿此。」

论生死二门 304

大成曰︰「生门、死门均之土也,衰旺同否?曰生旺於春,死旺於秋冬。」

论同宫两支 305

又曰︰「凡四隅,每宫俱有二支,落位在艮宫,还看丑宫,还看寅宫,地煞抑两宫,俱看本宫,干属阳则看阳支,支本宫干属阴则看阴支,故经曰阳与阳比,阴与阴比,此之谓也。」

论选择神煞吉凶 305

大成曰︰「奇门选择,凡一切太岁三煞凶神恶曜俱不忌,盖奇者,奇兵也,门者,门第也,吉门到座,如人入琼楼宝殿,则尘纷不得而扰之,又如入相府侯门,窃盗不得而与焉,兼之三奇加临,如人君在内,大将守门之象,一切诸煞,悉行远避,故死者安,而生者迪吉,又合凶煞之足云哉。」

论天上三奇之妙 306

然地下三奇,一座五日,与诸煞同驯熟,天上三奇乃忽然加临,诸煞起而后退地下三奇,如有司恆,居习熟人,每不知畏,天上三奇如巡,方一时歷一宫,奸宄闻风远避,故地下三奇终不若天上三奇之灵应也,确有至理,非止为选择,凡用奇门,悉皆准此,即以天上论,而乙奇尤利於夜,丁奇昼夜皆同(以其为日月星是也)。经云︰「奇门择日忌诸家不论凶神与吉华,一切[进祥献瑞靄子孙绵远福无涯。」

论三奇为万神之王 307

奇门圣灵经曰︰「夫奇者,乙丙丁,乃上界之真宰,天上号日月星,地下号乙丙丁,以为天地中万神之主,每月朔旦之日,九十四家年月日时,三百六十神煞将军太岁年禁退星,拱手朝临,安门、出门得三奇多获吉利,五姓大葬、破土、斩草、立卷、安葬、开山、立向、野外、权厝、改卜、新塋、开坟、合葬、附葬,得此三奇到山头或临向者,并不忌。山家墓运阴府九十四家年月日时,三百六十神煞年禁退星太岁将军,土王用事,三元五姓破剋,斩草之日,安葬相剋日期,皆以不忌,诸神煞抎退六十步,拱手进福,大葬立宅得三奇,子孙发福定如意﹔上官赴任得奇门,未及三年受皇恩﹔门上立向得三奇,子孙必定换红衣﹔求官应举得三奇,定主黄甲緋衣﹔迎婚嫁娶得三奇,百年谐老共齐眉。」

论遁甲吉凶祸福之机 308

夫遁甲者,六壬之总管,阴阳风水诸书之总要也,吉凶祸福之枢机,诸神恶煞不能为咎,乙丙丁日月星奇能制一切诸凶神,三光齐到土神而永久。国得奇而太平,宅得奇而兴盛,坟得奇而旺相,上官赴任得奇而必迁升,奇门皆到,诸神拱手。伏藏若到南方兼北,利,若居东地造西宫,一奇若到山头坐,一切凶神俱伏藏,得奇不得门可用,得门不得奇不可用,奇门皆到,无不吉也。

夫将者,三军之司命,敌战之权衡,其攻击刺杀之谋,进退存亡之道,不可不知也,是故善攻者,动於九天之上﹔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故能自保而全胜也。夫察天时地理,战必胜,攻必败,取则可为良将矣。次及人间万事,动静营为,皆吉凶之应,不啻若指诸掌,故术者不知,则为冒术之称也,学者岂可不尽心乎?

世间术士只凭三元内五姓被剋之日斩草破土,相生之日安葬,便言吉也,以后倘有人口伤亡、六畜死损、百般凶祸频发者,只道天降灾祸,不知遁甲内隐凶殃,或云︰「不通壬遁,不葬﹔不通遁甲,不宅。」术士若能通晓遁甲,何必拘於大小墓也,术士不晓六壬、遁甲,名为冒术,不足用,以作后必大凶。

占雨 310

以天柱为雨师,天英为电母,天辅为风伯,天冲为雷公,天蓬壬癸为水神,开为雷,伤为雷,休为云雨,生为风,杜为电,景为露,死为水母,惊为虹,以天地两盘直符、直使生剋决之。

占晴 311

以天辅为风伯,天英景门为火神,以乘旺之宫为晴,或剋日时为断。

占雪 311

以乾兑二宫主之,心柱二星乘壬癸到宫,以所得之干为期。

占雷 311

以天冲直符伤门在乾巽上见腾蛇、朱雀、从魁、太冲为有雷。

占禾稼 312

以天任落艮震宫,主丰,不落者,为歉。以贵神月将分旱涝,又伤门为麦,生门为谷,蛇雀巳午为旱,传送天后为涝。

占种植 312

以天冲为花木,以天辅为树木,各看落於旺相之宫,为生休囚为死,相生者活,相剋者死。

占蚕 312

以三奇三吉门吉星落於金木之宫为吉,下剋上为良不到金木之宫,而剋门者,不利。

占蝗蝻 313

以死伤杜惊临於日干之宫,主有蝗蝻。

占岁中丰歉 313

以立春时刻日建起看天地二盘以决之,看奇吉落於何宫,以九宫分野定之。

占童试 313

以天辅为试官,日干为士子,丁为文章,以旺相生剋吉格休囚断之。

占科试 313

以日干为士子,直符为主考,天乙月干为副主考,景门为文章,以生剋吉凶决之。

占殿试 314

以岁干为天子,月建为主考,日干为士子,景门为策论,各於旺时三奇生剋决之,不得奇岁月干生者为二甲。

占武试 314

以直符天冲为考试官,日干为士子,甲戌己为弓,甲申庚为箭,景门为策,伤门为马,甲午辛为靶,各以生剋吉凶决之。

占徵召 314

以太岁为皇恩,月建为銓部,日干为己身,生剋决其召否。

占升迁 315

以开门为官,加生旺宫有奇格者,必升,岁干乘吉格,来生年命日干宫者,均吉。生擢武官看杜门同论。

占朝覲 315

以岁干为天子,为引见之人,以生剋日干宫者吉凶决之。

占上官 315

以上官时所向之方所得宫神,如吉格生旺则吉,休囚废没则凶,乘凶格更凶,主罢黜。

占考绩 316

以直符为大宪,开门为官,生剋吉凶决之。

占所任地方吉凶 316

以禽落宫为帝畿,餘为升地,各宫奇仪为分野,以开门落宫,上有天蓬,为盗贼﹔庚为兵乱﹔丙壬旱涝不犯,此者平安。

占投武 316

以天冲为武士,直符为帅主,生剋决其收用。

占干謁 316

以休门宫为所见之人,时干宫为干謁之人,以生剋吉凶决之。

占寿 317

以九十为率,每宫十年,天冲落宫与死门远近以定其数,带旺一生无患,无吉者,看其休囚之气断之。

占人生贵贱 317

以年月日时配合八门九星九宫,带吉奇旺相之宫,为吉者、为贵,仍按十二宫推之。

占人年命吉凶 317

以来人所来之方合天地正时,与其生命所坐之方,合而推之,其人来方合奇者,为吉。

占婚姻 318

以乙为女家,庚为男家,以两家落宫相生合决其成否,又以天盘六合为媒人,生合男女决之。

占招赘 318

以天庚生地乙宫,庚上得吉者良,男求女须以地乙生天庚为可成。

占纳宠 318

以乙奇为妻,丁奇为妾,庚为夫,以生剋空陷决之。

占娶女容貌性格何如 319

以乙奇所乘之星推之,以九星决其性情美恶。

占婚后有益 319

以庚乙之宫推之,以奇吉生剋决之。

占婚后子息旺否 319

以得使之宫为子息,如值阳吉星,多男﹔阴吉星,多女。仍以乘旺相相生断之。

占买奴婢吉否 319

以直符落宫为买主,以蓬为奴,以芮为婢,以生剋八神决其美恶。

占生產男女 320

以坤宫为產室,以坤宫地盘天芮为產母,以坤宫天盘之星推之,阳干男,阴干女。又法,以坤土所得之门为胎,天盘为產室,以生剋决其安否,得阳门男胎,阴门女胎。

占生產日期 320

以坤宫所得之星为胎神,以坤宫所得之干为作胎之日,以对冲坤宫天盘星所得之干为產期。

占產子长命否 320

以其所生之时,遁其天地两盘,若乘之星带奇门吉格,与年命日时相生者,吉。

占病 321

以天芮为病神,生死二门为生死,以本人年干落宫得生死二门休囚废没决其生死。

占延医 321

以天心为医士,天芮为病神,以日干为病人,以奇吉生剋论之。

占病痊癒 321

以天芮落宫为病症,以天芮落宫之干支为癒期,如木剋土之类是也。

占词讼 322

以直符为原告,以天乙为被告,以开门为问官,惊门为讼师,以生剋休囚决其胜负。

占兴讼 322

以朱雀为讼师,乘景门其讼必兴,反此不讼。又法,已惊景二门主之,旺者必成讼,空亡则不成讼。

占词状 322

以开门为官长,以景门为文状,生剋休囚决之。

占争竞 322

以直符为先动之人,为客﹔天乙为后动之人,为主,钱财青龙为主,田產五谷衣物,生门为主。

占利息 323

以庚丙两家为搆讼之人,甲子戊为主和之人,并开门落宫,以生剋休囚决之。

占公私两事 323

以巳到宫为公事,未到宫为私事,看时干落宫,落於动宫,不能归结。

占讼狱 323

以丙为本主,庚为被治之人,开门为官长,以生剋旺相休废决之。

占带干証如何 323

以六合落宫决之,值符用天上之落宫,六合、天乙用地盘六合所在之宫生剋决之。

占嘱託 324

以开门为问官,值符为原告,天乙为被告,生剋决之。又法,天乙宫为求託之人,直符宫为所託之人,直使宫为转託之人,以生剋决其济否。

占被责否 324

以庚格刑格、击刑并断之,以生剋决其责否。

占结案 324

耑以庚格决之,阳日看天盘之庚下临何宫﹔阴日看地盘之庚上乘天盘之干为结期。

占罪轻重 325

以甲午辛为罪人,辛落地盘带九天、天冲者,必发遣。若天庚加辛或罪人年命日干之宫者,必正法。又法,以本人日干宫上星旺门吉,并有奇吉格者,为轻罪。

占囚禁 325

以甲午辛为罪人,天狱天牢天网为入狱,专以干支落宫决之。以日干落地盘壬癸辛者,主囚禁。

占捕获罪人否 325

以开门为长官,直使为公人,以有事之人年命日干,以生剋落宫内外为迟速。

占起解罪人 326

以天辛为主,直使为解人,辛落休囚,无碍,直使剋辛者,平安,再为开门宫剋制,尤妙。

占捕盗贼 326

以元武天蓬为盗贼,伤门为捕人,时干为物主,以生剋决其难易。

占捕亡 326

以六合宫为逃亡之人,伤门宫为捕者,以生剋决之,逢格必获。

占攻贼 327

以六庚旺相得开门加中五,其贼可擒﹔又地盘天禽所临之宫得旺相吉门,其贼自败﹔若休囚废没凶门者,守将不吉。

占间谍 327

以直符为主者,丙为自己,庚为仇人,以月将加时与直使所得之干支冲则动,不冲不动,庚旺无益。

占行诈 327

以六丙为己,六庚为敌,朱雀为谣,落旺宫六丙剋六宫者,其术得行,反此不行。

占攻城 328

以六庚为攻者,天禽为守者,以旺相生剋决之。

占守城 328

以天禽为守者,天蓬六庚为攻者,以天禽生旺为不破。

占盗贼 328

以占其何时去看六庚,在内四宫者为不去,在外四宫者为去,以庚之地盘干支年月日时为之来期。

占贼临境否 328

以时支宫为客,时干宫为主,看其生剋。

占胜败 329

凡战阵以惊景二门主之,当以直符落宫为主,六庚落宫为客,生剋决之。

占行期 329

以时干为起行之人,日干为牵缠之人,开门为起行之期,以时干在内、在外,并开门下干决定。

占行人 329

以本人年命合当局中干支为行人,以支宫为宅舍,左右为来之迟速,其日以地方远近决之。

占远信 329

以丁为信,时干内外为迟速,外迟内速,如人在北方,占南方信息,一宫得景门者,信到。

占在外虑家中安否 330

以日干为主,时干长生处为家,如甲木长生在亥之类,亥属乾宫,无凶,为平安。

占回乡 330

以本人年命占时入局中,人已在外方,占时其年命已落内界,未回以干支定其日期。

占在外人安否 330

以外宫上下二盘得三奇吉门及诸吉格者安,反此不安。

占未出门先定归期 331

以出行日干长生之方定之,若甲乙日出行,须看乾方地盘所在之干为归家之期。

占出行经商地方吉否 331

以其所往之方得三奇吉格生年命日干落宫者为上吉。

占行人何日归来 331

耑以庚格决之,以本人年命落於何宫,即在何方。落内者近,外者远。

占登舟船主善恶 332

以震宫为船,所得星为船主之善恶,以九星吉凶决之。

占道途吉凶 332

以时干所落之宫得蓬为盗贼,如蓬不遇,再时干所加本宫得三奇吉门旺相诸吉格,不妨。

占谋害 332

庚为仇人,甲为己身,生剋决其有无谋害。

占行路遇人同往善恶 332

以时干为己身,看上得何星临之,以九星吉凶决其善恶,休旺定其吉凶。

占出行水陆吉凶 333

以休门、景门所乘之宫分水、旱二路,二门落宫、天地二盘得奇仪吉格相乘为吉。

占人在外不知何方 333

以行人年干决之,本人年干落於何宫即何方,落内者近,外者远。

分享到:

推荐 | 打印 | 关闭

八字算命 风水策划 起名改名 合婚合伙 择日择时 六爻百事 开运改运 成都风水师曹培升
地址: 四川-成都 电话: 15528241499 QQ:448136465 微信:caopeisheng666
网址:http://www.caopeisheng.com/